您好!欢迎您光临本站! 体育 I 论坛 I 交友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情感世界>>>情感故事>>>生命在母爱中绚烂(三)(雁熙)
生命在母爱中绚烂(三)(雁熙)
发表日期:2007/4/11 23:06:00 出处:原创 作者:雁熙 发布人:xm1314520 已被访问 1458
发表日期:2005年9月5日  出处:原创  作者:雁熙  本页面已被访问 249 次


 

生命在母爱中绚烂(三)

 

作者:雁熙   编辑:心梦

 
     直到现在我都深感忏悔,我始终认为是我的存在毁了母亲一生的幸福,我是母亲的累赘、是多余的。为了我,母亲放弃了追求幸福的权利;为了我,母亲不得不离井背乡辛苦劳作;为了我,母亲忍辱负重回到父亲的身边;为了我,母亲失去了幸福的存在。我内疚,因为这份爱太沉重,我不知道拿什么来偿还,用什么来报答我至深至爱的母亲。
  1978年饱含泪水与苦涩艰难度日的母亲,怀孕了。当母亲知道怀孕之后,天都变成了灰色,她强烈排斥着这个小生命的存在。到医院医生劝母亲还是把孩子生下来吧,别人想要都要不到,不同意思母亲做傻事,没有给母亲做人流;为了不要这个孩子母亲吃了许多打胎药,想尽了各种办法,可是胎儿生命力极强,仿佛要跟她作对似的,发育很好。后来胎儿大了,母亲也就放弃了打掉孩子的念头。
 

 


  1978年7月,炎热的夏季烘烤着每一寸土地,逼人的热情禁锢着人们跃跃欲试的身影,在这样一个灼人的时节里,我艰难地来到了这个未知的世界。母亲是在家里生的我,跟前只有刚满三岁嚷嚷大哭的哥哥,母亲艰难地赋予了我生命,我悄悄地来到这个世界,首先与大地结下了不解之缘--我掉在了地上,母亲忍痛打碎了跟前吃饭的瓷碗,倾尽全力用破碎的碗沿割断了脐带,后因大出血昏迷过去。我孤独地躺在地上四五个小时无人问津,母亲身边坐着吓坏了哇哇大哭的哥哥。五个多小时过去了,最终邻居太太听到了哥哥长时间的哭声后,疑惑赶来,看到血流成片、昏迷过去的母亲和我后退了几步才站稳,急忙抱起冻僵的还残留着呼吸的我,唤醒迷失的母亲说孩子希望不大了,母亲的眼泪簌簌落下,顾不得自己极度虚弱的身体,背靠着冰凉的土墙,坐在床上用厚被子裹着冻僵的我,希望温暖重新点亮我生命的绿灯。半个小时、一个小时过去了,生的渴望燃烧着我的胸膛,太太迅速一只手掂着我的双脚,另一只手使劲地拍打我的屁股。后来太太告诉我说大概打了有二三百下,手都打痛了,才听到哇的一声,我积集了满腔的怒忿,冲破了忿世的第一声,到最后太太总啧啧地夸我说,你这个女子真是命大,刚抱着你时我都吓坏了,以为你活不了了,冻了几个小时,冻也冻死了,多亏你母亲呀,你们母女两个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呀。太太说后来母亲看着长得丑丑的我,欣慰地露出了笑容。而母亲为了燃起我的生命从此以后与病魔抗争,也就是素日人常说的月子病。
 

 


  1978年改革开放的浪潮吹遍了神洲大地,十一届三中全会的胜利召开,为祖国大地带来蓬勃生机,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调动了人民群众生产的积极性和主动性,计划生育也成为我国的一项基本国策,摆上了日程。我的出生算是沾了集体生产的尾声,大队书记刘流抢抓这一“大好”时机,公抱私怨,让明正言顺的我当了几个月的黑孩,并且为母亲按上了一个超生的名,罚了几十工分。母亲生下我后,身体虚弱,卧床不起,一旁是没有奶水吃哇哇大哭的我,一旁是饿肚子难过嚷嚷大哭的哥哥。父亲出差在外,母亲身旁没有一个照顾她的亲人,奶奶住在我家隔壁,母亲听到奶奶的说话声,叫了奶奶几十遍,也没有能唤回她对我们母女三人点滴的怜悯,母亲在生下我后的第三天都没能吃上一口饭。后来,三岁大的哥哥饿的实在没办法了,便在母亲的百般嘱咐下手里端个小碗,出去讨饭,哥哥顺着香味,来到街上一个卖包子的人家停下来,可怜巴巴地望着香喷喷的包子,卖包子的伯伯是个热心肠的好人,见哥哥一脸脏兮兮的,样子甚是可怜,便走上前问他是谁家的孩子,哥哥用稚嫩的声音告诉伯伯母亲的名字,最终还加了一句,妈妈生了一个丑妞妞,躺在床上不会动了,不要我了,我饿了,伯伯我可以吃一个包子吗,一定很好吃吧。那位伯伯怜惜地给了哥哥几个包子,并把哥哥送回了家里。现在母亲每每想起此事,总会感激地说起这个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伯伯。父亲在第四天才赶到家里,看到丑丑的我,二话没说不耐烦地扭头走开了,母亲紧紧地抱着无辜的小小的我,流下了辛酸的泪水。

 

 


  母亲没有奶水,那个时代奶粉还很罕见,最主要的是母亲没有钱也买不起昂贵的奶粉,母亲说我小时候是吃饭吃芝麻叶长大的,所以现在的我才会黄黄的,瘦瘦的,像从难民营里出来的一样。父亲经常出差在外,母亲一个人辛苦地拉扯我和哥哥,另外还要到田间干农活,母亲干活的时候没有人照看我们兄妹俩,母亲起先把我们锁在家里,用绳子栓着哥哥,为了不让他乱翻东西、乱跑,而我就在哥哥身旁不远的小床上,母亲什么时间回家,我们就什么时间吃饭,最惨的是等到母亲回来时,幼时的我常常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哥哥看到我哭常对母亲抱怨这个丑妞妞怎么这么爱哭,真讨厌,不愿和我玩。锁在家里不行,后来母亲干活的时候就把我和哥哥带到地里,在地头挖个坑,让哥哥坐在里面抱着我,母亲说我生下来时九斤,胖胖的,哥哥抱我时,我感觉不舒服,使劲一动,就把力单力薄的哥哥撅倒地上,然后两个人一起哇哇大哭;有时候母亲挖坑时我们在凉荫下,等母亲干完活后,发现我和哥哥都在太阳的曝晒下。干活、做饭、做家务,日复一日辛苦地劳作,母亲常常累得昏倒。而父亲好像是一个居外人一样,漠视母亲的付出,漠视我这个丑女儿的存在。
 

 
 
 

 

点击☆ 《雁熙文集》

 

  

 http://nnwkl.16789.net/


 





   
     

发表人:心梦
发表人邮件:1658 发表时间:2005-9-5 18:52:00
雁熙,我的好朋友.你知道吗?你的佳作让我流泪了. 母亲的母爱哺育了我们的魂魄和躯体,母亲的乳汁是我们思维的源泉,母亲的眼里长系着我们生命的希冀. "满目青山夕照明",妈妈:愿您老----晚年幸福!健康长寿!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兰幽空间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 联系人:心梦、劳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