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本站! 体育 I 论坛 I 交友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情感世界>>>情感故事>>>生命在母爱中绚烂(十四)(雁熙)
生命在母爱中绚烂(十四)(雁熙)
发表日期:2007-4-11 23:21:00 出处:原创 作者:雁熙 发布人:xm1314520 已被访问 2225
发表日期:2005年9月17日  作者:雁熙  本页面已被访问 212 次


 生命在母爱中绚烂(十四)
 
 作者:雁熙
 

 

    故事到此,许多朋友都以为应该像电影或童话中所写的那样,从此以后每个人都过着幸福的生活。可是生活就是生活,它真实地存在着、有时是残酷的、有时是凄婉的、有时是无奈的、但不管怎样我们仍然痛并快乐着。

   

 


  做为一名市选调生,我被下派到本县的一个基层行政单位上班,从政是我从未想的事情,她是全然陌生的,初来乍到,我一片迷茫,单位里面的人并不热情,每个人看上去都是冷冰冰,我像小脚媳妇一样谨言慎行,虽然我自认为在这里有值得骄傲和自豪的资本,我是这里唯一的正规院校大学毕业生,但是在基层特别是这里文凭仿佛是一纸空文,他们所看重的是资历,凡事都要论资排辈。为了生活,我选择了这从政路,但在人们眼中她是铁饭碗呀,感觉很是了不得,至今我还清晰地记得在上班的第二天,一把手乡党委书记问我:你是怎么进来的呀?你上面谁是亲戚?我说是考进来的,他竟然不信,还说没有关系怎么会分配到这里来?这就是我所处的环境。但不管怎么样,我依然独守着一方净土。

    

 


  母亲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嫂子和侄女,家里的大小事务均由母亲全权负责。人常说婆媳关系难相处,随着母亲和嫂子方方面面的接触,生活中也发生了不少小插曲,但很快就被侄女的哭闹声冲淡。在侄女一岁的时候,在家闲了将近两年的哥哥和嫂子终于决定要出去闯闯了,或许是家庭负担的严重超载促使他们做此决定的。然后父亲也跟着到了外省打工挣钱,家里只剩下她们奶孙俩个,侄女要吃奶粉、母亲要维持生活,可是出去挣钱的三个人均没了音信,也从未寄钱回家,没有办法,母亲只好求助于我。那时的我正在勤工俭学,一边上学一边做家教,为了母亲,我几乎把全部的报酬给了她们奶孙俩维持基本的生活开支,这样的默默支付一直持续了将近两年。在这两年时间里,母亲没有睡过一次囫囵觉,每日还要拖着靠药品推缓病情的身体伺侯一个小生命,母亲瘦了、黑了、虚弱了;侄女白了、胖了、健康了。而我,为了她们两个,辛辛苦苦地在外奔波挣钱养家。

  

 


  哥嫂回来了,在侄女三岁的时候,我肩上的担子才有所减轻。可是哥嫂并没有因此而感谢我和母亲的付出,我们的辛苦和劳累得到的却是以德报怨。嫂子在家一段时间后,经常与母亲因为一点小事发生口角,矛盾越积越深,母亲因为生气曾几次自我了断生命,幸亏发现及时,才得以安全脱险,母亲想不明白的是,她全身心地几乎没有自我地投入到这个家中,得到了什么?其实这个世上最可怕的是难解的心结,母亲让可怕变成了现实。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母亲深沉的爱、久积的怨,在我正式上班后的半年多,即2002年10月份,终如一座久待爆发的火山灼伤了所有的人。战争爆发了,哥嫂和母亲大打出手,嫂子的妹妹和母亲也前来帮忙,母亲孤身一人处险境,嫂子和其家人追着母亲骂,怎奈母亲身单力薄,寡不抵众,连连后退至姑姥姥家(离我们家有500米),母亲赶快关上大门惶惶无措、浑身发抖。她们却紧跟着不放过母亲,站在外面大骂。后来,母亲在姑姥姥孙子的帮助下,来到我上班的地方,这个地方离家有10多里路,当看到孤力无援、惊惶失措、胆战心惊的母亲,那一刻我的心都要碎了,愤怒充满了每个细胞,我恨、我恨不得拿刀砍碎了他们。我一边安慰母亲一边骑车带母亲回家,母亲你放心,有女儿在就决不容许再有任何人欺负你,不要害怕,有女儿在,我一遍遍地重复着同样的话宽慰母亲胆怯的心。我带着母亲首先来到乡派出所报案,可是民警却说这是家务事,他们也不好管,还说车出警了,没办法去。我激愤地和他们大吵,要你们干什么,出人命你们才肯管吗,你们算什么人民警察,你们就是一群欺善怕恶的饭桶,一群只知道吃喝的狗!我现在也无法想像当时的我会是一副什么模样,气愤冲断了理智,仿佛只有恶语才能解除心里的愤恨。没人去管,没人帮我,只能靠自己。我带着母亲回到了家里,家里锁着门,愤怒的母亲拿起耧耙向门上狠狠砸去,房门在此刻成为无辜的牺牲品。不一会,哥哥一家三口,送走了嫂子的家人刚刚回来,看到嫂子,我先开始还强忍着维持残留的理智,责问她为什么那样对待母亲,谁知她却出言不逊,骂骂咧咧起来,我们吵了起来,哥哥站出来为嫂子帮腔,趋到我跟前想动手,母亲眼疾手快,递给我身边的棒槌,我狠狠地朝他身上打去,他躲得很快,落了空,同时母亲也拿起耧耙朝他身上砸去,这下,他没能躲得过去,重重地挨了一棍,嘴里开始骂母亲,并后退着拿起路上晒玉米的瓶子、凳子、砖块朝我和母亲身上砸,我和母亲追着他,他后退着还击着,邻居纷纷赶来劝架,我并没有打着哥哥,母亲也只是打了他最初的一下,哥哥还击时母亲为了挡住不让伤到我,被砖块砸伤了手背,风波在邻居的拉架中逐渐得以平息,派出所的民警犹抱琵琶般跚跚来迟,他们带走了哥哥,我和母亲简单收拾一下行李,再一次离开了这个伤心的地方。

    

 


  战争并没有彻底结束,我和母亲回到了上班的机关院里住,母亲越想越生气,伤心地每日以泪洗面,那些日子,我感觉天都蹋了,心都变成了灰色。嫂子的妹妹和我上班的地方离得很近,其间,她和她丈夫曾多次趁我下乡不在的时候到机关院内找母亲的茬,每次回来,看到黑暗中轻声哭泣、孤独无助的母亲,我都怒不可遏,找到她们家去讲理,终究还是强龙难压地头蛇。母亲不忍我跟着受气,劝我不要再追究。我泣不成声地打电话给哥哥,责怪他怎么能如此对待母亲,他说如果我继续和她(指母亲)在一起的话,他让我班都上不成,这是哥哥的原话,是我一生都耿耿于怀的话语。我打电话求助于父亲,父亲却说让我好好劝劝母亲,没事的话还回去,他现在太忙,不能回来,我问父亲是钱重要还是母亲重要,但终究父亲还是没有回来。我感到空前的孤独和无助,我可怜的母亲,为什么在你最需要女儿的时刻,女儿却是如此地软弱,我恨自己是女儿身,不能为母亲挡风遮雨。也就是在这最困难无助的时刻,奇没有像别人一样冷眼旁观,他毫不犹豫地向我们伸出了帮助的双手,抚平了我和母亲孤苦无依的心,生活慢慢归于平静。

    

 


  从此以后,我和母亲生活在了一起,一晃三年多过去了,母亲再没有踏过那个家,甚至不允许我提起他们家的一切。哥哥在这三年从未看过母亲,声称要跟我们断亲;父亲的所作所为伤透了母亲的心,母亲不愿再见到他;我和奇在一年半前结了婚,母亲说奇是一个心底善良的人,是一个可以依靠的男人,结婚后奇对母亲很孝顺,对我也很体贴。现在,我和母亲很温馨地生活在一起,虽然母亲也常常想起那些伤心的人和伤心的事,但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会让童话世界的美丽结局成为母亲后半生现实的存在。母亲,女儿永远爱你!!!!!!希望你永远幸福!!!!!!

                                  <完>
  

 

点击☆ 《雁熙文集》 

 

 

http://nnwkl.16789.net/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兰幽空间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 联系人:心梦、劳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