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本站! 体育 I 论坛 I 交友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情感世界>>>实话实说>>>文明的身后(无语阁)
文明的身后(无语阁)
发表日期:2007/4/8 16:23:00 出处:原创 作者:无语阁 发布人:无语阁 已被访问 1698


 

文明的身后

文\无语阁

   “ ,老子是倒了十世的霉,这岁数了遇见你这么个阎王!”
     蓦的传来一阵咣铛铛的碗碟摔碎声,随着那碎声从大姑家邻居的门里弹出一串带着恨哭腔的叫骂。一个高个子秃顶的男人奔出来,踉踉跄跄的往前边走边骂,眼睛红红的象烧着两团火。
   “大海,又吵起来了?”正坐在天井里边晒太阳边与我唠嗑的大姑叫住他?
“还不是那小畜生那,老婶子呀,我这真是作孽呀!惹了这么个瘟神,我、我这下半辈子是彻底的完蛋了……!”他眼里的两团火忽然变成了两泡泪花,“总是来要钱,不给就砸家么,我这么个穷光蛋,我哪里禁得住他这样的折腾那……呜呜……!”他抱住那颗发亮的秃头,哭出声的靠墙边蹲了下去。


     我忽然记起来,他是那菜农大海,是大姑爷的同姓侄子辈,当年我和老公在乡下工作的时候,常常在周末去大姑家玩,顺便在他那买点新鲜水嫩的菜蔬。
“你呀!人搀你不走,鬼哄你乱转,当初劝你别上这妖精的当,你不信!别怪婶子我嘴碎,总一句话颠不破,你是真对不起那柳兰!”大姑一边打毛衣,一边数落大海。
    柳兰?不是大海的那个丑老婆么?
   “唉!……!”大海慢慢站直了身,忽然才看见我似的,强颜嘞了下嘴巴,点了点头,算是给我打了个招呼,然后便慢慢的往大路上踱去。
   “大姑,刚才您说柳兰怎么了?”我问。
   “大海又将人家卖了呗!”
   “什么?”我眼前立即出现了那个四十来岁黑黑粗糙的丑女人。她不是我们这儿的人,是大海花了六千块从贵州买来的。;因为小时候爬山,两条腿有点弯曲,到了我们这的平原地也总是弯着走;脸上总挂着点卑微的笑,满嘴的假牙,笑起来真假两层牙床都露出来;一双眼睛却大大的,象泥巴墙上镶上的两扇吕合金玻璃窗。大海是个秃顶老光棍,大嗓门,说话很粗俗,满脸的肉疙瘩,一笑起来“嘿嘿”的,挤得那些肉疙瘩仿佛要滴出油来。他承包了村里一大片菜地,因为那颗秃头和满脸的肉疙瘩,四十多岁了,还没娶上老婆。也不知道谁给他牵了头,跑去贵州买老婆,却被别人一骗,非逼他将这个丑陋的老婆带回来。刚回来那会,这个大个子秃男人常常气恨的将丑老婆当沙袋一般的擂,直到被农工们强行的拉住才肯住手。丑老婆对于他的拳脚,总是抱住头缩起身子一声不吭,等打完了再慢慢的一跛一拐的到地里侍弄菜蔬。她跟大海之前已经有过一个丈夫,还有双儿女,听说卖她的人就是她前任的丈夫。


    “他们不是有个女儿么?”我记得那个遗传了她妈妈那双大眼睛的小豆子似的女孩子,小时候常常拎只小篮跟在她母亲的身后,看人的目光怯怯的。孩子刚出世那会,因为柳兰是高龄产妇,奶少,大海还常常上街买鲫鱼炖汤,对丑老婆也好多了,不再隔三差五的打她。我们常常还替她高兴,怎么现在竟到了这步田地!
    “女儿有什么用,她从前不是也有孩子么?还两个呢?不是一样被那个男人卖了?”大姑淡淡的说道。
    “但大海这东西到底是个笨蛋,花了大票子买来的女人,也下死力的跟他忙,叫干啥就干啥,倒是刨点本钱回来呀?这个蠢货,倒贴了两千给卖了。”
“你晓得么?”她忽然压低了嗓音,脸色微微发红,兴奋而神秘的样子,“大海带别的女人回家胡搞还让她在一边伺候哪!”
    “自己一副爹不惯娘不疼的赖皮子,倒嫌人家丑。这村里的娘们骚着呢?见钱就撅屁股,竟总有愿意跟他的。也是这几年大海的菜蔬忽然时兴了起来,赚几个钱了,就烧的憋不住,男人总一个样,有了点票子就以为自己是皇帝了!”大姑的脸上忽然又燃起了愤恨的红潮,大约是想起了那负心的大姑爷。自从十多年做粮食生意发了财,大姑爷就以生意忙为由,几乎不回家。儿女们都成家立业的各自有了自己的窝,家里没有人靠着,就大姑一个人,守桌几间已经陈旧了的楼房。
   “那现在的老婆不好么?刚才……。”
   “那不是老婆和他吵的,是那婆娘带的小野种!”
   “苍蝇盯臭肉!那女人,我们这有名的骚货,丈夫是个小儿麻痹症,不能干重活,女人自己好吃懒做,依仗自己有几分姿色,腰包略粗点的男人都能上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勾搭上了大海,这才使大海生了卖老婆的恶心的。”
“瞧着吧!这些骚X,看那皮肉能卖多久,上了岁数,管叫她光了屁腚满大街逗也没人要,那还……!”
   “哦……那你说那野小子……!”我打断了大姑的咒骂。
   “那野小子啊,活脱一个痞子!隔三差五来要钱,不给就抡胳膊动腿的,”忽的又将手弯成半个圆弧挡在嘴边,将嘴附在我耳边低语,“听说好象还拿刀砍过人,进过局子呢!大海因为这个吓得将女儿送到学校寄宿!”
   “那柳兰被卖到什么地方去了?”
   “谁知道啊!听说是个五六十岁烧煤窑的老头子。她那副丑样子,天生捱糟蹋的命!”
   “她怎么就肯去了?”
   “不肯?你不是没见过大海那犊子打人手段,能由得了她?”
   “怎么可以?难道没有法律了么?”
   “法律?”大姑怪嗔的抬头白了我一眼,“什么法律不法律的!谁家的法律有空闲管这些鸡毛蒜皮?再说,可以买来怎么就不可以卖?”
  “咣铛”,大海家一只小板凳象个炮弹一样射在门前的痰盂上,打翻了一痰盂的水四下流淌。一个长发及肩的男孩子叼着根香烟一走三晃的摇出来。走到我们面前将眼球“骨碌”朝我们这转了一下,一甩头扬长而去。看上去,大约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


    天有些暗了,我起身进屋里拿包,房间里有股空气泛霉的味道,四周昏暗的象座坟墓。我逃也似的奔了出来。
   “我得走了大姑!”
   “不能陪大姑待一夜么?”大姑有点着急的说,“下回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来!你看看,家里的事多,我一个人又走不开,你们有空闲的时候多来大姑家走走啊!”
    “大姑,你倒该出去走走,成天窝在家里,就你一个人,有什么事这么重要,成天守着离不了?”


    自从大姑爷不回家,她几乎再没离过家。她本来就不会打扮自己,装束老是停留在六七十年代的样子,现在简直就成了个老古董。其实她现在也只有四十几岁,但让人觉得仿佛象个老太太似的。大姑爷做粮食生意发了财,将摊子挪到了县城里,我们也早听说他在城里又娶了老婆生了孩子。我们劝大姑与大姑爷离了。刚开始那会她才三十出头,那会孩子小,她说离了孩子们没着落,后来又说怕人家笑话,又觉得大姑爷不管怎么样总一直在顾念这个家,只要他顾圆了场面,她就觉得不错了,很多男人发了财将老婆一脚揣了一个子也 不给呢!
   “你看他不是砌了楼房给我们住,我们村没几家砌楼房的,他总是个有本事的男人呢!”


 

 欢迎 点击☆ 《无语阁文集》

http://nnwkl.16789.net
 
 




   
  相关评论:    

发表人:荒漠愚人 IP:222.84.28.91
发表人邮件:0 发表时间:2006-1-6 17:26:00
对于中国来说,鲁迅先生的‘药’总不过时。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兰幽空间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 联系人:心梦、劳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