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本站! 体育 I 论坛 I 交友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情感世界>>>挚爱亲情>>>美丽的夕阳(无语阁)
美丽的夕阳(无语阁)
发表日期:2007-4-8 16:28:00 出处:原创 作者:无语阁 发布人:无语阁 已被访问 2202

 

美丽的夕阳

作者:无语阁

  
    那晚的夜色很浓,月亮斜斜的挂在东边黑蒙蒙的夜空上。已是夜阑更深的午夜时分。
    院子的东南角有口水井,小小的井口,方方的井台。母亲坐在井台的小板凳上哀哀的哭泣,外婆也坐在一旁的高凳上象戏台上唱戏一般的哭诉着。院子里挂了盏灯,但那亮光不够强,她们的声音湮没在聒噪的唢呐声里,与那哭声相映的苦脸也被浓浓的夜色掩盖去了,只有紧靠着她们蹲着的我们姐妹三个才能听见母亲那凄凉的低泣与外婆那可笑的唱戏一般的数落。


    院子不太大,边角放着许多盛烟酒的箱子,拐在院子西边的厨房此刻不在烟雾缭绕了,很多没用过的生菜和吃剩下的熟菜胡乱的堆挤着,惹的贪嘴的苍蝇迟迟不肯入眠,“嗡嗡”的围着它们打转。东厢房相对的空地放了张方桌,唢呐鼓手圈坐着抡圆了鳃帮子吹奏着震耳欲聋的乐曲;几张大圆桌占去了院子三分之二的空地,剩下的地盘散落着三五成群的客人,有的左手抱着右手定定的盯着吹鼓手,有的蹲在墙角大声的交谈,有的呆呆的对着堂屋看那些走来走去磕头行礼的人们,也有偶尔向我们投来茫然的目光的。
    灵堂不似乡下那样安置的幽暗神秘,没有到处贴满白纸黑字的挽联,没有身披麻头顶孝的人,也没有如外婆那唱戏似的唱哭和母亲那悲恸凄凉的低泣。每个人的肩上都别块黑肩章,有的间或低头耳语,大多是面无表情。整个院落,没哭的有很多与他有着血浓与水的亲情,流泪的却没有一个与他有血缘关系。乡下有很多哭礼:晚辈要跪俯在地的哭,来奔丧的至亲必须一进门就由儿孙陪着先扶尸痛哭一回,健在的长辈也要象外婆那样扯着嗓子哭一哭。城里已经没有这样的礼俗,有的人家为了渲染气氛,买来专门哭殇的唱片播放或者雇一两个陪哭的人。我有时遇见这样的场面就在想:如果死者知道了,会不会气的活转过来,尔后又笑的背过气去?屋子的一边放着客人们送来的花篮,另一边放着棺罩,尸体已经进了棺,但还没封棺。满堂孝子贤孙正围着棺木蹭步哀悼,与死者会最后一面。我们本该加进儿孙的行列,可是主持将我们列入客人的名单,我们也就明白自己的身份,安安静静的等着嫡亲会面仪式的结束。


    父亲去的时候,母亲57岁。他们是旧礼教陪葬典范,年轻的时候闹了很多次,最终还是被生生的捆在一起过了几十个“硝烟”弥漫的年头。在我的记忆里满是父亲的怒吼与母亲的哭泣,以至于我一度非常惧怕长大、惧怕婚姻。母亲那时候几乎所以的时间都放在农活与家务上了,我从来没见她能有一点空闲坐在哪儿与谁聊几句话,也几乎见不到她的笑脸。葬礼上的母亲哭的晕了过去,平时对她动辄施以拳脚或辱骂的人死了竟让她如此的伤心欲绝。父亲的死让她从一种苦难里解脱了出来,却旋即又掉进了另一重深渊。我那有轻微神经质家族病史又被溺爱任性的二嫂在父亲在世的时候就已经折腾过几次,父亲一死,她更加肆无忌惮,肆意的谩骂母亲。一次我三岁的女儿交给母亲看管,竟差点被她推下河,母亲上来阻拦,就被她从灶堂拖来烧火棍汤伤了左腿。二哥因母亲怀他的时候动了胎气而有点弱智,对二嫂是唯命是从。看见她老婆这样,也只是蹲在一旁汪着一眼的泪花呆看。老天对母亲这一代的妇女仿佛特别的狠心,解放那会儿她们得忍受公婆的虐待,后来新社会将妇女的地位提高了,她们却正赶上刚倒台的婆婆的位子。这样的日子加上对父亲的思念和那深深的孤独,母亲这个可怜的乡妇已不堪承受。


    我们姐妹嫁了人都搬到城里住去了,大哥常年在外做生意,很难见他一面。母亲白天一头埋进农田里,将自己累的几乎抬不起胳膊,夜里却毫无睡意,流泪等天明。有时我们回家看她,常常一觉醒来见她的枕头都是湿湿的一大片,双眼肿的象桃子。仅仅一年,满头的乌发便花白了。我们姐妹叫她搬来与我们同住,她一一拒绝。
     一天,大姐打电话通知我们回家,说有事要商量。我们回到家,居然久未谋面的大哥也回来了,并且个个面色凝重的样子。我猜测要商量的事一定非同小可。果然,当看到面带愧色的母亲时,我便明白了。
与其说是商讨会,不如说是声讨与劝阻会,我看见母亲始终带着羞愧低头不语。大哥与大姐二姐逐一发言,还亮出了五叔这张继一大家之主的父亲之后的王牌,传达五叔的“至理名言”:“若想改嫁,将来杨家没有半捧土埋你的尸骨。”
    那个时候的心情直到今天我也找不出合适的词语来形容,只知道很难受,象憋了一口气始终上不来,又好象想大哭一场,仿佛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前奏似的。那晚我一个字也未说,我想大概要说的太多了,一时间争先恐后的都往外挤,结果一同夭折了。我看着母亲佝偻的身子,说不出的心疼和怜惜。那时候我突然明白什么叫“满床的儿女,不抵半路的夫妻”!
那以后,我认识了比母亲大八岁的大伯,是母亲的朋友安排我与他见面的。大伯是个高大硬朗又和蔼的老人,健谈又很风趣。住所离我家不远,是个退休的文艺工作者,弹一手绝佳的二胡。最让我惊讶的是他与母亲一样酷爱戏剧,他们一弹一唱竟然有天衣无缝之感。母亲始终带着羞涩的表情,象个孩子似的不时将忐忑不安的目光投象我。我支持甚至是怂恿了母亲,成就了这一对黄昏恋。


    姐姐一直说我的性格里有着可怕的叛逆,我想大概真的有点,我不怕大哥那恼怒的双眼,更直面五叔愤怒的咆吼,对于婶婶们的嗤笑和窃窃私语,我干脆搂着母亲的肩膀大声的唱起流行歌曲,甚至老公冷着脸责怪我无法无天的时候,我也只是从鼻孔里“嗤”出一声“哼”,抬头挺胸扬长而去。我不指责谁去崇尚宗教礼仪,但我不信这一套。旧社会的礼俗特别的“关注”女人,不知道谁说过:“顺着封建礼教的历史往前走,一路上到处都但是惨死的女人的尸体,仰着的,俯着的,蹲下的,跪着的……,各种各样的姿势控诉着这个社会的残暴与不公……。”什么生同床死同穴从一而终,什么在家从父出门从夫夫死从子,什么男儿膝下有黄金女人手上有粪土,统统叫它见鬼去。泛着黄霉块的道德经已然被新社会的火种给焚化了,可是那可恶的东西却有着惊人的生命力,它深深的根植在人们的内心深处,又由人们在延续子孙的同时传播着它罪恶的毒素。对着这一时无法根除社会毒瘤,我绝不去随大流,我所知道和关心我就是活生生的生命与那如同我们皮肤般真实的感受。心同此心情同此情,我们年轻人有情感的需求,而且质量要求越来越高,老年人也有啊,难道人对情感的需求会随容颜的老去而消失吗?美国路易莎·梅·奥尔科特的《小妇人》中有句话:“眼因不断流泪而愈亦清明,心因历尽苦难而愈亦丰厚。”经历人间大风巨浪与生离死别的人对情感的理解才更透彻,所持有的情感也更深厚浓烈而久远。社会风气有时候对男人特别的宽容,大哥有了大嫂,还对从前的恋人念念不忘,五叔被五婶看管的象后院的小猪,却还惦记后庄的妇女队长。为什么他们可以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而母亲不仅在父亲在的时候要舍弃幸福,连父亲去了后仍旧要死守着那发霉了的旧礼俗,一定要用这让人窒息的桎梏将她压死,所有的人才风光体面么?压抑人性的旧岁月蛮横的夺去父亲与母亲的自由,为什么今天我们这些做儿女的还要充当旧礼仪的帮凶?健在的无论是父亲或母亲,我都会努力的支持。现代社会的年轻人离婚或寡而再嫁已然为社会所公认,这是一种文明进步的征象。可是舆论对于如母亲一般大的老人却没这么宽容。特别是乡下,鳏寡孤独的老人太多了,却死死守住所谓的本分,作势一定要与就旧礼俗同生死似的。也有的即便走出了这一步,身后的老路也就随即断了。儿女们觉得给脸上抹了黑,甚至再不登门来往。


    母亲与大伯生活了十年。每回我来他们的小院时,总在院外就听见他们如同孩子般的笑声。母亲常坐在井台上洗衣服,大伯打水上来漂,或搬张小凳陪一边唠嗑。他们去晨练、逛街、到老年大学参加文艺活动、买来唱片学新戏……,母亲和大伯在一起的日子,脸上总带着笑。我没想到从前总双眉紧锁的母亲的脸能开出这么灿烂的笑之花,他们的感情远远超出了伴的范畴,真算得上情投意合。我有时候看见他们快乐的样子,真的很庆幸当年我支持了母亲的选择,让母亲在这苦难的一生里有机会做个真实的女人,体验被关心和宠爱的滋味。尽管因为这,大哥整整五年没有登母亲的门。
    灵堂里嫡亲会面的仪式已接近尾声。下面该是客人们绕棺一周,以示哀悼了。我们搀扶着母亲和外婆跟在人群的后面,母亲几乎不能站立。到门口是时候,我一抬头,瞥见大伯的儿女们那一溜排冷冷的目光,一向我行我素的我也不禁有点黯然神伤。
    城里早去掉了为死者守七的规矩,在这件事上,大伯的儿女们很开通,紧跟时代的潮流。这十年里他们除了来向大伯讨些钱,其他很少特意回家看看。十年,我们这些双方的儿女都还不大认识,知道名字却对不上号,在大伯撒手人寰的时候第一次聚齐了,却相对冷眼,作壁上观。大伯在的时候,我们都行同陌路,这以后更是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了。


    母亲执意要为大伯守完最后一个七。守着大伯那几间单位留下的老房子,一件件整理好大伯生前常用的东西。她如以前一样拒绝我们要她搬去同住的请求,一个人守着空空的小院,每天坚持晨练,偶尔上街走走,有时候将录制大伯与她合唱的唱片在VCD里播放,呆呆的坐着,一听就是几个小时。我想起葬礼上那一溜排的冷眼,心里替母亲觉得酸酸的。大伯那么硬朗的身子骨,怎么说走就什么也不顾了呢!
    日子对于快乐的人来说总是飞快如梭,对孤独是人来说却真是漫漫无边,好几年了,母亲也到了古稀之年了,身子还硬朗,老习惯依旧保持。有时悄悄的问母亲有没有后悔过,母亲说哪怕和他只过一年也很满足,更何况老天已经赐给了他们十年的日月。听母亲的话使我想起一句古语:朝闻道,夕死,可矣。朝得情,夕死,亦足矣!真挚的情感不是一定需要一辈子,它不是体现在朝朝暮暮耳鬓厮磨里,而是升华于阴阳相隔生离死别间;不分国籍,不分年龄,也不分社会地位与文化成次,这是相爱的人心与心的事,没其他人什么茬。
    为母亲有这样一份迟来的挚爱所感动,愿天下所有人都能有权利追求一份真挚的情感。

 


 欢迎 点击☆ 《无语阁文集》

 

http://nnwkl.16789.net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兰幽空间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 联系人:心梦、劳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