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本站! 体育 I 论坛 I 交友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情感世界>>>实话实说>>>乞丐(无语阁)
乞丐(无语阁)
发表日期:2007/4/8 16:42:00 出处:原创 作者:无语阁 发布人:无语阁 已被访问 1386

  

    那日,朋友们聚在一起,说要去吃我们这颇有名气的小吃。我们到达那家生意很旺的一家时,恰好还剩一张桌子。也刚好够我们四人摆下方阵。

  这是个露天街道小吃广场,五花八门的小吃一到下午三四点就挤满了两边原本宽敞的街道。来往的车辆路人扯破了嗓子的叫,还是常常堵在一边。每天这里都充斥着纷杂吵闹声:汽车的聒噪声、行人的气急败坏声、小贩们的吆喝声、厨子们翻锅动勺声、兹溜溜编葱声、小二油滑滑唱堂声、客人们的高谈阔论声、狗叫声、训责声、啼哭声、爆笑声等等不可名状;满地瓜果皮壳、动物骨骸、没吃完的残渣和许多一团团用过的三流面纸;很多宠物在桌底穿窜、争夺、愤怒的嚎叫。在桌与桌之间,来往着一手拄根竹篙或木棒,一手捏只肮脏的大瓷碗的乞丐,肩头耷两个一前一后的布口袋或直接挎着个破旅行包,衣衫褴褛、面目黧黑、蓬头垢面。


  我很奇怪的发现,在这样的氛围里,能快速有效地放松紧绷的神经。浑浊的空气中不时的荡来各式香味,竟更加勾逗出人们的食欲,就象妖娆的女人更能挑动男人的欲望一般。每天来这里的客人此消彼长,各个阶层各式人等,它在我们这的名气犹如上海外滩之于上海一般。这里,仿佛一个浓缩的世界。


  老板涎笑的脸闪动着油亮的光,为我们添碗加箸忙个不亦乐乎。先来了一份沙锅粉丝。有牛肉的、鸡汤的、鸭血的、三鲜的、鱼丸的……我要了份牛肉,我属牛,正好喜欢吃牛肉,她们戏谑我是残食同类。吃完沙锅,各人又要了份自己喜欢的小食。我要了爱吃的臭豆腐,她们又故意的捏起鼻子嘲笑我自甘堕落,居然喜欢与臭为伍。我们一边细嚼慢咽一边嬉笑打趣。这个城市里有很多老同学,不过只有我们四人还常常聚在一起,玩得挺近乎。除了两位校长夫人外,其他所在的也都是比较时尚的单位。


  正在大快朵颐、香汗淋漓之际,蓦地传来一声行行好!


  我们抬头瞧时,身边的玲惊叫一声扑进我的怀里。连同我与其他两人也都惊得魂魄几乎出窍,那是一张怎样的脸那!


  他有可能得了一种病,可是我说不出究竟是什么样的病,他象得了麻风,又好象出过天花,还可能被大火灼伤过,满脸坑坑凹凹,千沟万壑又伤痕累累的样子,愈合的皮肤牵扯在一起,分不出哪是哪,生硬地拉歪了嘴巴、扯斜了鼻子,还有很多皮肤正在蜕削。那双眼睛,已经不能称之为眼睛,只是两个黑漆漆的小洞,从凌乱油垢的头发后面闪出慌张又仿佛急躁的神情,夕阳照着他黧黑的面,加上他满身破烂肮脏的衣服,有种说不出的狰狞。热辣辣的六月里,我们竟汗毛森然。与他那牵扯不清的伤疤一样的是他的语言,单单能听出音调,音节含糊不清,只能大概的猜测他是在向我们乞讨。也许他意识到将我们这些女士吓着了,嘴角不停的翕动,想离开又犹豫不定的样子。


  我掏出枚硬币递过去时,差点被吓昏。如果他的脸是被魔鬼毁过的话,那么他的手一定是在地狱被炼烤过。那根本不是双人类的手,除了有五个指头的共同点外,其他再没有相似的地方。他的手,象恐龙的爪子,象蜥蜴的爪子,或者象蟾蜍的爪子;五个指抓分张着,不能弯曲;尖端的指甲象动物的氍,连着氍的肌肤被拉成扇形的皱折;每个指头一般长短,两寸左右;手掌就是一团两面凸起的肉团,象鸡胸病人的胸脯一般,这双手除去和脸一样的沟壑纵横外,还仿佛曾在开水里煮过了一次似的,蜕削的皮肉悬浮着似落非落的样子。


  不可抑止的冷汗湿透了我的衣服,又从脑门上渗出,那一刹那我甚至后悔自己的莽撞的怜悯之心。我不知道与那双手接触是一种什么滋味,那么可怕的手,我几乎认定他不是人类,因为两只手一般无二,我认为这可能是胎生的。


  他的腰间系着个破烂不堪的腰包,正面的口洞开着,将两手探进去夹出一叠整齐的毛票,又将毛票夹平,示意我将硬币放在毛票上面。我赶紧放了上去,然后,他连连作揖的感激而去。


  身后传来女人的尖叫与犬吠声。邻桌是几个款爷似的人物与两位妙龄女郎,一个手里牵着只哈巴狗。看样子女郎吓得不轻,款爷们一边护着她们,一边气急败坏的怒斥乞丐滚开,高声叫老板,大有英雄救美的架势。女郎的哈巴狗更加得势地狂吠着,活象一个跳脚骂街的泼妇。老板忙不迭的跑过来,只见他抓住乞丐的领子就往大路上拖,一边气咻咻的怒骂训斥乞丐,说一不小心就让这丑鬼给溜进来了,真 晦气,要是得罪了他那几位财神非将他的腿子给打折。他那张招呼我们时将笑堆得往外溢的油脸瞬间变得象似钟馗。乞丐被连推带搡的撵到场外,蹲在一边。等老板推搡怒骂够了离开后,又回顾左右犹犹豫豫的蹭进另一家场子里。


  仿佛一个不会游泳的人掉进任何一条河里都是同样的结果,他一次次的努力,一次次的甚至被拳打脚踢的拖出场外。他被推搡着滑稽的前仰后俯又一声不吭,在一张空桌上有张没吃完的兰花饼,在被推至那张桌边时,他想瞅个机会抓到那张剩饼,无奈他的手根本无法抓拿也不容他有时间抓拿,就被推出了老远。其实这里的乞丐很多,也能自由的穿往于桌间,并讨上不少的钱和食物。


  乞丐终于失望的不再有什么期望,他站在场外呆呆的看了一会,艳羡其他乞丐自由的来往穿梭,慢慢退到一处墙角依墙缓缓蹲下。


  天渐渐落了黑,朋友们都没有了兴致,纷纷散了。我假装也散了,等她们都上了的士,我又转回来,买了几张兰花饼和一杯果汁,确信没有人注意我的时候,悄悄的走过去放在乞丐的面前。他好象在打瞌睡,听见声响赶忙抬起头连声的谢谢我。他的脸依旧那么狰狞可怕。我慌忙走开了。回头瞧时,他正用那两只不象手的手抱着兰花饼大口的撕咽。


  想起曾经听过一个故事:一个笼子里关着一群猴子,其中有只相貌丑陋的短尾猴;喂食的时候,它总是等到最后才可以吃些残羹剩菜。这些猴子是供给客人食用猴脑的原料。当屠夫拿着尖刀来取原料的时候,有只猴子将丑陋的短尾猴往屠夫面前推,而后众猴纷纷上前相助,于是短尾猴第一个被带走了。


  我感到羞愧。我见到乞丐时的那种恐惧程度不见得比那两个女郎差,虽然我动了点慈悲,可是我怕乞丐的手碰到我,因为我怕他那是一种传染的疾病。我还怕我的朋友看见我给他施舍,我怕她们将我的的行为看成一种矫情。我觉得心头有什么东西堵在那。那个可怜的生命,他与我们一样也是人,虽然不知道他的生活究竟是一副怎样的画面,也不明白他得的是一种什么样的疾病,可是无疑,他爱这个人间,他想活下去,与我们一起看花红叶绿、冬去春来。我们可以接纳贫穷,可是我们却总是排斥丑陋和疾病。人人喜欢与俊男靓女打交道,并以此为荣,一个丑陋的外貌在任何地方都有可能被拒之门外。我们害怕传染,现代社会里,如果你被查出携带乙肝病毒,那么,对不起,大学与你无缘,就业与你无缘,婚姻与你无缘,并且将来天伦之乐与你无缘,因为你不可以养育后代。如果知道某某携带爱滋病毒的话,那简直是如临大敌,立即与之断绝一切来往,连同他的亲人一起划在三八线之外。


  我们能接纳贫穷,因为那多少会给予我们一种施与者的优越感,我们怕丑陋与疾病,因为我们其实怕的是歧视与遗弃,还有那些无须用法律条文规范的世俗常规。因此,为了我们自己避免不幸先去歧视与遗弃。


  其实,如果世间只有你没有乙肝病毒或者爱滋病毒,你就成了短尾猴。

 

 欢迎 点击☆ 《无语阁文集》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兰幽空间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 联系人:心梦、劳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