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本站! 体育 I 论坛 I 交友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情感世界>>>实话实说>>>换房(无语阁)
换房(无语阁)
发表日期:2007-4-8 16:58:00 出处:原创 作者:无语阁 发布人:无语阁 已被访问 1493



换 房

:无语阁

 

“那么,下午我就带儿子出去玩玩,你……!”男人看了一眼身边的女人和孩子,将下面的话和着嘴里的饭一块咽了下去。
 
“带我去游乐城爸爸!”孩子刚塞满了一嘴的饭,听见了爸爸的话高兴的张大了眼睛,嘟嘟囔囔的说道,“我们班同学常常去那玩的,我到现在……!”
 
“弯弯------!”女人轻轻的蹙起眉头低斥,又随即垂低下头,拿筷子挑着饭粒,“那么要听爸爸的话,不要瞎胡闹,有些很贵的游戏我们玩不起的!”
 
“嗯!”孩子一边应着,一边使劲的往嘴里扒饭。
……


        堂屋的摆设很简单:墙的东南角是一张旧的深红油漆的八仙桌,周边圈着几张清漆独头木凳,一张黑色带花边的老式人造革沙发灰蒙蒙的蜷缩在八仙桌北面的墙角里;西北角是一扇通向卧室的木板门,因年代久远,门底已经朽坏了,用手一掰就能掰下块木头;墙壁的四周上有多处白石灰剥落,有些石灰末被网在灰色的蛛网里,风刮进来的时候就微微的晃悠;墙的东南角靠门头上方有一大片水渍印,大约是阴雨天常常漏雨。
  
女人收走了桌上的碗碟,一边用抹布慢而仔细的擦拭那张八仙桌,一边象在沉思。正北面的墙壁上的石英钟“咣”的敲了一下,吓了她一跳。
     
男人斜靠在沙发帮上,瞥了一眼女人,仍旧愣愣的盯从门口投进的那一片短短的愈来愈斜的阳光,等到那光的斜度象时钟上的两点的时候,他就得出去了,带孩子去游乐园、去逛逛超市,或者……总之,不在家里。
女人朝男人看了看,张了张嘴,欲言又止的样子,最终满眼幽怨的盯了男人一眼,且走且犹豫的蹭进房里。
  “操 !”男人在心里狠狠的骂了一句,从怀里摸出一根“罗曼蒂克”,“嗤”亮一根红头火柴点燃,刚吸了几口,烟灰落了下来,掉在他有点泛白的西服上。真 邪乎!牌子比不上人,连烧成的灰也他妈是团软蛋,那“红塔山”从头吸到尾不用手弹那也不着兴半道掉灰的!男人将没吸完的香烟扔在了地上,又拿脚狠命的一踩,棕黄色的烟丝一下子滚落开来。
  
“爸爸,我收拾好了!”儿子背着个小背包跳到他身边。
男人拿手捏了捏儿子粉嘟嘟的脸蛋:“去看看妈妈在干什么,等会就出去。”


   看着儿子蹦蹦跳跳的走了,男人用手揉了揉左腿,这条腿在一次车祸中瘸了,好了之后勉强可以走路,重活是再干不成了,并且一到阴天就又酸又疼。唉!男人不经意的轻轻叹口气:也是没办法呀!他抬头又朝那片阳光望去。这光是见天的短了,等过了这暮春,就完全不再照进门里。这样的破旧的老房子,哪怕那光长得伸进床底,冬天也还是一样冷得能冻死耗子,这房子迟早是必须换的。
  
“他爸!”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房门口,眼神里含着些怯懦,“要不……?”
男人扭过脸,定神的盯着女人,忽然转过头有点发怒的样子大声说:“要不什么要不!”
  
“……!”女人垂下眼,双手下意识的捻着衣角,脸也微微的红了。
  
“弯弯,我们走!”男人起身拉上儿子,拐着左腿往门口走去。刚走几步又立着,女人见丈夫站了下来,便抬起头期盼的注视着他。
  
“这个,”男人从肥大的裤子的口袋里掏出一个盒子递给女人,“让他戴上!”
   
“……!”女人那白净的瓜子脸一下子象泼了一层猪血,她赶紧将盒子藏到身后,又慌乱的瞟了眼面前的儿子,几乎羞愧的要滴出泪来。
  
“别让那脏东西碰……,”他瞥了一眼女人,止住下面的话,停了一会又垂着眼皮恶咻咻的说,“三楼,知道吗?”
  
“吃了这么大的亏,一定要三楼的!”他边走边说,象是对女人说,又仿佛自言自语似的。
   城里到处在大兴土木,这几年实行房改政策与城市亮化工程,延街的老房早已经被那些林立森然的高楼大厦所代替,其他地方的平房也在陆续的拆建,几乎每个单位都在拆房、建房、分房。加上国家实施城乡人口集中计划,有了房子,也就有了城市户口的居民权,将来孩子上中学与就业都相应的有了着落。然而僧多粥少,需要房子的人多的象那砌房子的砖头,有门道与票子的都在忙着钻坑铺路,而无权无钱的人,只能看着那些钢精水泥混凝土,悻悻的吸吸鼻涕。


      来来往往的行人车辆象阴雨天忙着搬家的蚂蚁似的,一个个忙的不亦乐乎。男人拐着左腿,拉着儿子木然的挪着步子。他觉得非常的悲伤。这城里所有的人都 忒幸福,都来欺侮他这个来自乡下并且又残废的可怜人;城里人!哼,城里人算什么?都他妈一幅道貌岸然的模样,谁知道在干什么勾当?男人恨恨的想。等着吧!老子有一天也会是地地道道的城里人。他想起女人单位的头儿,那个很早就垂涎他的女人的秃顶老男人,一脸黄灰色的枯皮,象他妈中欲过度似的!可是,唉!男人沮丧的在一个小花坛上坐下。可是这会,那个老东西正躺在他躺的地方,抚弄他抚弄的的一切,而他,他却得双手托起自己的女人供奉给他,得带着儿子出来,在这大街上瞎溜达给他挪地儿!他眼前浮现出女人那红的象血似的脸,哼!天生的贱胚子!他忽然怒气冲冲起来,连滴眼泪都没有!为什么不哭?分明是很愿意的!说不定是和那狗日的勾搭好了呢!男人一下子觉得后背着了火似的后悔,仿佛他被那对狗男女合伙给强奸了似的,忌火烧得他的双眼象只陷进圈套里的恶狼,他“忽”的站起来,准备往回走。
    
“爸爸,这是哪里呀?你说带我去游乐城的呢?”儿子拽了拽他的衣角。
     
男人转过头,哦!这不是女人单位那新建的楼房么?什么时候竟走这儿来了?他擦了擦眼睛。新楼已经砌好,工人们正在往墙上贴瓷砖,那雪白的瓷砖可真好看,白的恍眼,象女人那一对结实饱满的乳房。男人的眉头慢慢的松开了。他伸出食指数了数,三楼正好是十家,吕合金钢窗都按好了。他的脸上不觉泛上了些笑意,刚才的一团怒气象一滴滴到玻璃上的酒精,蒸发得无影无踪。金三银四,不管是哪一套,他归底是三楼的主人了。
    
“走,儿子,老爸带你去游乐园!”他起劲的迈着那只瘸腿大声的对儿子说,仿佛一个得胜的将军似的。

   

 

 欢迎 点击☆ 《无语阁文集》

http://nnwkl.16789.net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发表人:无语阁
发表人邮件:yyf007189@eyou.com 发表时间:2006-1-21 12:23:00
我们从远古走来,女人从没有人生走到悲惨再至可怜的人生,而男人从悲惨的人生走到卑劣直至与麻木的人生. 似乎男人从来就是这个世界的主宰,实质上,我们这个生命的栖息地上从来上演的就是一场无法进化的原始的角逐游戏------胜而王,败而寇!
发表人:小雨快乐
发表人邮件:0 发表时间:2006-1-16 15:35:00
生存的环境无法选择,命运却是掌控在我们自己的手里!何必为五斗米折腰?!可怜的女人!
发表人:荒漠愚人
发表人邮件:0 发表时间:2006-1-9 19:12:00
权力的荒淫,奇形的交易,惨淡的人生。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兰幽空间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 联系人:心梦、劳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