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本站! 体育 I 论坛 I 交友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情感世界>>>实话实说>>>艾主任泡妞(无语阁)
艾主任泡妞(无语阁)
发表日期:2007-4-8 17:04:00 出处:原创 作者:无语阁 发布人:无语阁 已被访问 1775



             

艾主任泡妞

 作者:无语阁

  

  “嗳嗳,听说了吗?”
刚下晚班,教务处的将兰跑过来神秘兮兮的咬着会计室的林芬的耳朵:
“艾主任被公安局传讯了,听说,找小姐了。”
“什么?”林芬大吃了一惊的样子,转过头对着将兰张大嘴巴,“是真的吗?”
“嗯那!”将兰一脸认真,小鸡啄米似的直点头。
  
将兰后面的话我没听清楚,只看见两个女人惊惊喳喳的一路小声的交谈着慢慢远去,忽然觉得有一种疲惫而倦殆的感觉浸上心头。我推着自行车,茫然而机械的向前挥动脚步,那个精瘦的戴着架高度近视眼睛的老书生艾主任的脸孔慢慢的在我的脑际里散漫开来。
艾主任其实算不上是主任,如同工薪阶层的工资一样,上涨了几乎百分之五十个百分点后,与每况愈上的生活日用品一比较,竟比不上原来的质量了!艾主任的主任也一样,从前他是高三年级的年级组长,管辖着全年级七十几名任课教师,虽然官不大,但是每学期也有好几万的流动资金从他的手里支配出去,并且,每个月除工资外,各个任课教师的津贴表也都是由他造。他任高三两个实验班的语文,每个星期要上到二十多节课,还要经常听初次带高三的老师的课,传授经验,指出不足,一周还得组织一次高三各科的备课组活动,总结教学经验和教训。高三这一年是每个学校、家长与学生们生命线,所有的任课老师与学生们都要在这一年无可选择的将弦绷到满弓的程度。艾主任一边忙着备课上课,不断的为提高教学质量而挖空心思,一边为了能最合理最人性化的安排他手里的资金而做了很多努力。二十世纪的小县城虽然已嗅到了繁荣的气息,但城乡收入的巨大差别使得很多有资本的知识分子不断的跳槽、择业,教师辞职或者离职的事更是此起彼伏,各个学校空缺的人员只好从乡下教师队伍中调补。艾主任管辖的年级组里,七十几号人,就有三分之二是从乡镇调上来的。刚调过来的老师很多都是“一锅端”式的,一个人调动,老婆孩子一起搬迁。自从房改政策消除之后,单位工作人员的住宿问题就没人过问了,有的单位有尚未拆迁的老房子,也只能暂时的解决及少一些比较困难的职工住房问题。艾主任所在的学校只有两幢老旧的平房,并且被以前的退休人员以及不知道什么原因住进来的人一直占着,乡下上来的教师只能自己租房子住。艾主任也曾经是一个乡镇教师,三十五岁调到县中,已经十多年了,他的老婆原是个农民,来之后一直没有工作,一个女儿,已经上的大学,这些年的辛苦使他特别的能体谅乡镇教师的疾苦。所以,每次在造津贴表和发奖金的时候,他都很关照那些爱人没有工作、家庭负担比较重的老师。
   94年之前,县中的师资力量很雄厚,很多有经验有水平的教师都聚集在县中,后来国家政策开放,允许私人办校,各种私企高中、大学院校纷纷如雨后春笋般遍及各省市地区。这对公立学校的冲击力非常巨大,最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升学力,二是工资待遇。确切的说,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工资待遇问题上,私立学校为了能尽快并且持久的树立自己的信誉,就出高薪聘请有资质有经验的老师,这对于一直处于中下等生活水平的知识分子来说,算得上是个巨大的诱惑。于是,公立学校变成了一个知识分子跨越的平台,许多老师在公立学校提高了教学水平积累了教学经验后,便立即从这个平台上跳走了。
私立学校的教学质量每况愈上,这又使得公立学校面临更大的困境,既无法制止有经验的教师不断跳槽,又要不断的想办法提高教学质量。县中的校长主任开会研究了一套升学方案:按每个班的学资情况制定A,B,C三种指标的升学率,艾主任所在的两个班全都是A级指标,即升学率必须在百分之八十。超过指标的按升学情况额外发给奖金,不满指标的按比类扣除年终奖金。
   那年,不仅艾主任的两个班都很不错,其他普通班的成绩也后力无穷的趋势。平时月考均分之间的距离很小,师资配合得很好,各科的课程进度也安排的十分科学一致。艾主任已经有了三届高三毕业班的教学经验,他觉得这一年的学资是最好的,心下十分欢喜,他们这一套班子当中的十来个刚来不久的乡镇老师今年应该有个比较滋润的暑假了。
硝烟弥漫的七月终于熬过去了,艾主任和他的一帮任课老师们象一群下了赌注的赌徒似的伸着脖子,焦急的等待着谜底揭开的时刻。
   发榜的日子虽没有想象中那样的惊心动魄,但总算是放下了那块悬着的石头了。艾主任的两个班全都完成了A级指标,其他普通班除了高三二十班差两个外,也差不多都完成了各自的指标,一切仿佛都在意料之中,大家静静的等待丰收的果实。可是等到奖金发放表格造好的时候,犹如一滴凉水掉进滚油锅里一样“噼里啪啦”的炸开了锅:奖金最高的居然是那个没完成C级指标的二十班。各班的班主任与任课教师疑声四起,纷纷责问艾主任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艾主任拿起那本自己造好的表格,细细的瞪着,而后“呼”的一抬胳臂,将那东西扔在脚下并踩上一脚,他象音乐指挥家那样抬起双手,往下按了几按,请大家少安毋躁,然后一甩衣袖,直奔校长室。
   不知道究竟艾主任和校长是怎么理论的,很多老师私下怀疑他也许并没找校长理论,或者被学校给收买了等等云云,总之奖金的事并没有丝毫的改动。高三二十班的奖金高是因为出了一个“清华”生,所以不仅拿到了学校的奖金,县里还额外从财政拨了一笔款作为奖励,而那个“清华”生是上一届实验班的留级生,第一年没考取,复读之后考取清华大学的。奖金风波虎头蛇尾的结束了,那几个奖金最高获得者的日子和艾主任一样的难捱,知识分子的斗争是没有硝烟没有任何的口舌较量,甚至没有一点声音的,但是那样的战争的可怕,只有身经体历的人才会明白,那是能从眼睛里射出精利的刀刃,直剖进人灵魂的利器。
艾主任就是从那次奖金发放之后开始做上了主任。他不再担任高三年级组长,也不再带实验班的语文,他升级为总年级部主任,管辖整个高中年级。可是,艾主任清闲了,他的上面有各处室的校长主任分管领导,下面有各部年级组长张罗安排,他就在这上和下之间的缝隙里闲置了起来。每次安排流动资金的时候,他只管照标准享受他的补贴;每个月造津贴表的时候,他只管签字拿来属于他的那一份;他任课的负担也减了一半,只带一个普通班的语文,并且只要带的是毕业班,他的奖金标准就与最高人员标准挂钩。艾主任不再忙的焦头烂额的连夜备课、准备第二天会议内容,不用再去想办法为生活困难的老师多加点津贴了,也不用拎张四方登去听新任课老师的课了,在大家的眼里,他象辛亥革命之后的举人老爷们那样,似乎慢慢的有了遗老的味道。
   从前艾主任不喝酒,连抽烟也很少,因为妻子没工作,女儿上了大学后还是一直需要家里开支。当上主任之后,艾主任喝酒了,并且喝的很厉害,抽烟就更不用说了。一到年底寒假,全校职工会餐,艾主任就举着酒杯四处敬酒,摇摇晃晃的口齿不清的打着嗝:
“喝……哪个……喝,别-----------管,只顾……呃!只顾喝……呃!”他醉眼迷离的往前踉跄着,“……五呃!五……花马呃,千金裘……呼……呼儿将出……换呃…美酒,呃与与尔同消……同……同……消…呃……”
   其实这将兰说的事,我也已经听说了,只是觉得疑惑,老艾这人看上去虽然一脸的书生气,平时也偶尔与女同志开点玩笑,不过,我们同事好几年了,虽然只和他搭班一学年,但他的人品我还是比较清楚的,他有点拗劲,常常责怪我这人性情太平和,我只是笑笑,私下觉得他这样常常较真,未免有些蚂蚁拌大象的幼稚了。然而,他再怎么也不可能去找小姐呀?
   “施老师,”校长办公室的办事员张主任从后面赶上来,“校长请你去一趟。”
“哦?”我迷惑的望着张,想想也不必问什么,就转头跟他去了校长室。
说实话,平时我们很少去校长室和其他的处室,行政楼和教学区如同两个单位,只要开会的时候,大家才聚到一起,表明我们是一个单位的,他们是领导阶层,我们是被领导阶层。校长室很大,一长宽敞的老板桌比得上普通人家的夫妻床那么大了,墙角里放着立式空调,淡蓝色的百叶窗看上去赏心悦目,屋里到处都放着各种花卉,屋子的一角还用玻璃隔开了一间小电脑室。张一进来就忙着拿小洒水壶浇花卉,利索的好似上了他家的炕头一般。
“坐,施老师。”校长正坐在老板桌前看一份文件。
我很拘束的在镂空雕花的木椅上坐下:
“您找我有事?”
“啊!”他放下文件,肩肘支在桌上,将双手合叉在一起抵在下巴下,“老艾的事你听说了吧?”
“那个……”我支吾,“听到一点。”
“唉,这个老艾真是的,一个知识分子,一个机关干部,竟干出这样没有廉耻的事,真是太叫人失望了!”他用手在头发上挠了几挠,又轻咳了一声,“这件事影响很坏,要是公开处理会引起很多麻烦,这样吧!”他掏出一支香烟点燃,吸了一口,“你和他比较熟,就辛苦一趟,今晚和小张一起,到公安局将他保释出来,要是有什么罚款,”他停住口,一连吸了两三口烟,“要是有罚款,就从学校后勤部支点承包款,代他付 了。”
我们刚要出门,校长叫住我们:
“叫兆永开车和你们一起去。”
……
   兆永已经在门口等着我们了,他是校长的一个亲戚,学校买了车之后,他就做了司机。
县城本不大,离我们学校也不远,但我天生脑中枢少个调节器,一上桑塔那之类的车就立即晕得七昏八素。
艾主任躺在小审讯室的单人床上,一只手搂着只空酒瓶,正呼呼的打鼾,声音惊天动地,我头昏昏的,心里奇怪老艾平常那么精瘦文弱的一副外貌,怎么打起鼾声象那李逵似的吓人!
一个穿着警服的胖子走过来,在老艾的脸上拍了几下:
“喂!喂喂!醒了醒了!”
老艾睁开眼,眼睛通红,他一扬胳膊,打开了胖子的手,坐起来摸起眼镜戴上。
胖子“嘿”了一声,转过头对我们说:
“这是你们的人?”他一扬小豆眼,“这人有病啊!叫他走他死赖这,非要我们叫龚县长来,他什么玩意儿,要请县长来接他?”
“那个,那不是……?”张主任疑惑的问。
“哦,那个呀!谁知道?我说他有病,竟然跑到红花楼的小姐房里打电话,说那有人卖淫嫖娼,抓回来一看才知道是他自己搞的鬼,”胖子在椅子上坐下,将桌上的手铐一推,“神经病,还教师呢?马尿死灌,害我们白忙活一场,还赖这不走!”
“你们劝劝他吧,赶紧走人,哪凉快哪凉快去,别赖这,还没见过赖公安局不肯走的人呢!”胖子一边往门口走,一边朝老艾一瞥嘴,“有病!”
“老艾!”我不认识的盯着他,“你干吗呀?你,你不是烧糊涂了吧?”我一边责怪他,一边拉他下床,“你知道大家都怎么看你吗?你不是找泡粪往自己脸上抹吗?”
“别拉我!”老艾将我的手一甩,“怎么看我?管他怎么看!”他将腿一盘,“我要见龚县长!”
“你好好的见县长干什么?”我问。
“干什么?”他睁大眼镜片后面通红的眼睛,“你不知道他们干些什么事吗?上一次教师家属转正的事全让中层干部赶上了不说,这次市里评选特殊津贴干部人选,又统统让领导层的人给赶上了;还有,老汪和老何他们都教了多少年书了,这职称还评不过他们的学生!人家老婆也做临时工,一些领导老婆也是临时工,可是领导老婆的工资就可以上千,普通教师的就两三百,凭什么呀?”他抱着盘起的腿挪晃了一下,“不是不理睬我么?我找县长!”
“可是,你找县长跑这干吗?”我愈加糊涂了。
“县长架太大,我架太小,他们家衙门我进不去!”老艾夸张的拉长音调,又挪晃了几下自顾着道,“我就不信那个邪呢!”
“可是,你凭什么找人家县长,县长管你鸡毛蒜皮的事?”张将两手插在裤兜里,涩涩的冒了一句。
“凭什么?”老艾不信似的神情盯着张:
“就凭那年中层干部每人因为那个清华生而各自拿到了县里奖励的八千元的奖金,凭那次他龚县长在市里被评为十大杰出领导干部的称号!”他死死的盯着张,“我凭什么?你觉得我能凭什么?我当然不会凭着象你与校长那样的亲密关系!”
“你!”张气愣的瞪着老艾,说不出话,半晌才转头对我说,“把他架回去,校长说了,不能让他在这丢人。”他走上来咬着我的耳朵,“龚县长对这事恼火的一塌糊涂,校长都捱了一顿狠训!”他对着惊愣的半张着嘴巴的我,很认真严肃的点了点头。
我慢慢的在老艾身边坐下来:
“老艾,这些事不是我们能管得了的,大家都可以忍受,你干吗捅那马蜂窝?”
我将他的腿掰开,找鞋给他穿。
“我不回!”他一下子抽回腿,“我还有其他的事要和县长说,前几年工业园区的集资到现在还没有反还给大家,造桥和城市亮化又捐了一千五,还没完事,这增修高速又要捐款,我不反对政府做有益于人民的事,但是要大家能承受得了呀?工薪层的薪水本来就微薄,七扣八扣的不算,再捐款,大家喝西北风吗?”他象要和我吵架似的瞪着我,“谁给他们的权力,他们凭什么扣大家的工资?”
“好了好了!”张叫进来兆永,又对我一示意,我们三个便强行帮他穿上鞋,架着他的胳膊往车里拖。
“放……”老艾死劲的往好赖,“放开我,施与华,你这软蛋,施……!”他一边挣扎一边骂我。
“让你见了县长又怎么着,你还能搬过石头砸天吗?”张气喘吁吁的说道。
“砸天?他……他要是不为群众着想……,我,我找市长。”
“咣!”车门终于关上了,老艾象个大麻袋似的被我们塞进车里,兆永顺手锁上了车门。
张拍拍手,对着正在死劲敲窗的老艾笑道:
“县长你都见不了,还见市长?”又转脸对我说:
“施老师,今天麻烦你了,校长让我们带他去学校,要找他谈话,你又晕车,就回去吧!”
我愣愣的盯着车里使劲咆吼的老艾,隐约的听见他叫道:
“不见老子?叫他敢不见,下次不犯桃色新闻,下次老子犯经济案件,老子抢银行,看他见不见……。”
  车子呼的冒了一阵青烟,绝尘而去。

             

   

          

               

 欢迎 点击☆ 《无语阁文集》

http://nnwkl.16789.net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发表人:中州侠士
发表人邮件:wgy34567@yahoo.com.cn 发表时间:2006-6-22 8:20:00
妙!真妙!
发表人:荒漠愚人
发表人邮件:0 发表时间:2006-3-2 19:36:00
老艾疏忽了,他在红花楼打电话的时候,县长就在隔壁房。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兰幽空间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 联系人:心梦、劳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