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本站! 体育 I 论坛 I 交友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情感世界>>>实话实说>>>白天鹅(无语阁)
白天鹅(无语阁)
发表日期:2007/4/8 17:13:00 出处:原创 作者:无语阁 发布人:无语阁 已被访问 2706


 

 



白天鹅

 文\编辑:无语阁

小豁姐----------

    
凤丫站在屋后的猪圈旁边,提着猪盆准备往猪食盆里倒猪食,转头看见小叔家菲子跑过来。漂亮的菲子穿着漂亮的鹅黄色滑雪衫,小嘴巴在吧嗒吧嗒啃饼干。


    “
小豁姐,我告诉你,我妈妈说今天夜里我们要进城呢!


    
凤丫乜了一眼菲子,这讨厌的丫头片子,比她小四岁呢!不知道谁教的,点点大个人,也一开口就在叫她的称呼里加个字。凤丫讨厌死这个字了。


    
可是讨厌又能怎样呢?谁让她是个豁子?并且那样的丑陋!这世上,除了大姐,别的人都说好了似的,都叫她小豁子。家里人叫她豁丫,村里人叫她小豁子,同学们叫她柳豁丫,老师虽然叫她柳凤丫,但是在讲到她的时候,也是说就是那个小豁嘴呀。她怕听见这个字,可是偏偏这个字无处不在无时不在的跟随她。这个世界上的人都当她是棵草,只要高兴,随时都可以来踩一下。


    
凤丫抿了抿豁了的上唇,把一小盆猪食往猪桶里倒进去。猪圈里没有了往常那样传来啪啪的猪吃食的声音。圈里只有头两个来月的小猪崽。这是上个月前刚抱回来的小猪崽,和它做伴的头年的大猪昨天已经被一把尖刀送进的滚烫的开水桶,变成一堆白花花的猪肉。


    
凤丫伸了伸脖子往圈里张望。小猪崽拱在一大堆碎乱的稻草里,只露出个黑糊糊的小脑袋,在草窝里左右拱动,哼哼唧唧的象在哭。不知道是孤单还是被昨天大猪的叫唤吓着了。


    
凤丫用铲子敲敲圈门,唠唠的唤着。这小东西,才满月就离了它的妈妈。人给它吃,让它长大了吃胖了,之后就和大猪一样,捱尖刀进开水桶。


    “
我妈妈说,你也去呢!


    
菲子啃着饼干又说了一句。


    
正在发愣的凤丫心里咕咚一跳,她转过身子,张大眼睛盯着菲子看。


    “
是我妈妈说的。说带你到梅花大姐那里呢。


    
凤丫愣住了。这怎么可能?


    
这丫头不是骗她玩吧!凤丫思忖,好好的怎么会让她去海城呢?


    “
你妈说我也去吗?


    “
恩!菲子小鸡啄米样的点着小脑袋。


    ……

    
大姐!凤丫在心里轻轻的呼唤。她是多么多么的想大姐啊!她常常想,自己要是能有对翅膀就好了,就可以想什么时候看见大姐就什么时候飞过去了。她差不多象圈里的小猪崽那样大的时候,就跟着大姐了。大姐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疼爱她、当她是心肝宝贝的人。在她受人家嘲笑的时候,大姐和人家理论;在她受委屈的时候哄她笑;在她犯错的时候替她受委屈;只要大姐能忙到的事情,总是替她把活干完;不管凤丫跑到哪里,大姐在天黑前一定要将她找回家。大姐对凤丫的好是这个世界上的其他任何人从来都没有给过的。连爸和妈都嫌弃她是个丑陋的豁嘴丫头!大姐不嫌弃她,给她讲丑小鸭变白天鹅的故事,说凤丫是世上最好看的小美人;大姐从来不说那个字,大姐叫她凤:


    “
凤,过来,姐给你带了烧饼。


    
凤,起来吃饭了,姐给烤了红薯了。


    
凤,陪姐去浇菜好不好?


    
……


    ……”

    
可是大姐现在不在她身边了。大姐今年暑假考上了海城师范,是北乡中学今年唯一的女大学生。从九月一日爸爸送她去海城的时候起,一直到现在都没回来。寒假放了一个多礼拜了,妈说还有十天就过年了。再过两天,腊月二十二凤丫就十一岁生日了。每年到这一天,大姐会一早起来为凤丫煮个鸡蛋,然后在自己省下的压岁钱里拿出一角钱,上街去买本小人书送给凤丫。凤丫最喜欢看书了,她一看书就什么都忘记。去年是凤丫的整十岁生日,乡下人一般在过整生日的时候都要置办一场酒席来庆贺。大姐和爸妈说也要为凤丫过一过生日。妈说办什么办,怕人家不知道我有这么个小豁子?


    
凤丫是她妈结扎后又怀上的。那时候国家已经在全国范围内搞计划生育了。但是结扎手术不彻底,许多妇女结扎后怀孕是很正常的。当时凤丫妈怀上凤丫已经是高龄产妇,怀孕期间,两腿严重抽筋,吃了好多的药。计划生育委员会的妇女主任三天两头的来,让她去做掉,告诉他们吃了药的孩子不能要,会畸形。但是他们不信。他们答应这是最后一个,但死也不肯打胎。什么畸形?还不是想骗他们将孩子打掉!多子就多福,既然肚子里有了,那就是老天爷赐的福气,肯定是要留下的。老两口有了老大和老二两个儿子,还是一直期望这最后一个仍旧是个儿子。出世的凤丫让她爸和妈简直遭了个晴空霹雷:是个丫头不算,还应了妇女主任的话,是个畸形儿,豁了上唇,并且又黑又瘦,一点也不象其他孩子。凤丫妈是个美人,柳老二家虽然比较穷,上头四个孩子倒是全象凤丫妈,个个白净健壮,生的有模有样。他们做梦也没想到临了会生出这么一个丑八怪来。凤丫是腊月出生的,她妈生她的时候很不顺利,后来总算母子平安,但她妈因此患了风寒。


    
凤丫没满周岁,她妈的风寒就严重了,怕冷怕风,夜间不能给凤丫把尿,就把凤丫丢给了不过十来岁的梅花。梅花是家里的老三,但是梅花比老大老二要忙得多,也比他们懂事的多。老四兰珍也是她带大的。梅花除了做家务带孩子,还时常到地里干农活,替家里挣点工分。梅花能干、善解人意,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母性。她妈将一丁点大的丑陋的凤丫丢给她,她一点没害怕和嫌弃,接过这个瘦弱的小妹妹,当作宝贝一样的爱护。一起吃一头睡,夜里还记得给妹妹把尿,妹妹尿湿了床就用身子捂。冷冷热热糊糊遢遢的,居然也把凤丫拉扯大了。


    
对家里的孩子们,凤丫觉得,爸和妈比较喜欢大哥和二哥。爸对凤丫说不上好或者坏,很少和她说话;妈的脾气特别不好,捱妈的骂是小菜,从小到大,不知道捱过妈多少打。妈是个自小就是个要强的女子,这是外婆说的。外婆说她生了妈之后就再没有怀过孕,就特别宠妈。还说因为外公曾经做过私塾先生,他们家的成分便被定为富农。富农女儿没人敢娶,妈受了大委屈,漂漂亮亮的大闺女不得不下嫁给了黑瘦的柳老二。外婆说你爷爷家三个闺女六个儿子,穷的连能敲得叮当响的碗盆都没有,但他们家是正宗根正苗红的贫下中农,和他们家结亲家,妈的成分便能转过来。外婆还说妈从前在家做姑娘时脾气不坏,梅花就象她。后来因为嫁给了爸,家里太穷,生了凤丫又落了病,脾气才变这样暴躁的。本来家里穷就穷点,家里虽然穷,几个孩子都齐齐刷刷的,妈一直引以自豪。是因为凤丫的到来,将她这最后的一点资本砸碎了。


    
凤丫不知道妈以前是不是象大姐,但是她相信,妈脾气坏是有她的原因,因为妈象似非常恨凤丫。凤丫永远忘不了那次洗碗。那年她八岁,个小人矮,锅灶太高,她就搬了个凳子站锅边洗,一个一个洗完摞在一起。准备下来的时候,脚下的小板凳忽然一崴,啪嗒 人整个掼在地上,一大摞的碗也被她的胳膊挥到,哗啦乒乓的全掉地上打了个稀烂。妈听见响声,从房里冲过来,一看满地的碗渣子,气得脸都白了。顺手拖出锅里的铲子,不问青红皂白,轮起来朝凤丫劈头盖脸的擂去。


   
凤丫疼得抱着头,满地乱滚 。要不是正在屋后喂猪的大姐听见凤丫的嚎哭,奔回家夺住妈的铲子跪下来求妈不要再打,凤丫相信,妈一定会气得打死她。大姐搂着凤丫,摸着凤丫满身青紫的淤痕,哭得象个泪人。大姐亲着她的脸蛋说将来一定挣钱带凤丫去手术,大姐说一定能将凤丫的兔唇补好。


    
女孩子是向来都不大讨人喜欢。大姐也从考上大学那天,爸和妈才将她当成了家里的宝贝的。他们高兴得笑弯了眉梢,大办了酒席招待来贺喜的亲朋们。除了远嫁的三个姑姑,大伯、三叔、四叔、五叔、六叔他们全来贺喜,连一年到头不给人笑脸的小叔也来了。叔叔他们每人出了十块钱的份,为梅花置办了一些新衣服什么的。四叔喝得醉眼惺忪,拉住大姐的手,大声的夸赞大姐聪明,夸赞爸和妈生了个好闺女,为柳家和柳家庄挣了脸面,叹气他自己的女儿小三,连初一都没能读完,现在只能在街上摆茶摊。凤丫也为大姐高兴,她注意到大姐那天特别的好看,从早上一直笑眯眯的,脸上粉粉的,搽了胭脂一般。


    
可大姐走了之后,凤丫觉得日子真苦。


    
以前大姐在家,早上从来都是大姐做好早饭才叫她起来。现在,早上再没有人做好早饭哄她起来吃了上学;没人帮她穿衣服给她扎小辫;她要一早就起床开鸡圈门喂鸡,再帮兰珍烧开稀饭,再和好猪食喂好猪,要是一下子贪睡起迟了,就会被拧着耳朵起床。有时候忙得吃不上早饭就抓上黄书包往学校赶,常常被那个姓邬的面黄而枯瘦的女班主任截在教室门口:


    “
柳凤丫,你怎么又迟到?


    
三年级的学生了,怎么一点纪律性也没有?


    
看看你的样子,蓬头鬼投的胎啊!
……

    “
哈哈哈-----同学们一起大笑。


    “
自己去后排,鼻子靠墙站着去……大烟鬼似的班主任一般都在末了来一连串尖叫。


    
凤丫便低头,在笑和尖叫中一声不响的拎着书包去后墙角面壁站着。她不是个差生,她的成绩在班上没落过十名后;她的作文写得很好;但是这改变不了她的命运,没有老师喜欢她,也没有同学和她玩不叫她柳豁丫。


    
二姐兰珍也和其他孩子一样,常常欺负她。有大姐护着她,她便收敛一点,大姐走了之后,只要凤丫敢顶一句嘴,兰珍就能揍她:


    “
现在看谁来护你!”“啪啪


    
你这死豁子丑八怪……


    
每到周末两天,兰珍做家务烧饭,她上午要下地帮爸干点农活,下午得打猪草。每天规定一大篮子,打不满就别回来。离了大姐的庇护,猪草多的地方她去不得了,那被村里其他的孩子霸占了,她这个丑八怪敢去的话,一定会让她身上挂花的。她只有往人家不去的地方去找,实在找不到就去离村子三四里远的坟地打。


    
后来,每周两个下午打猪草的日子倒成了凤丫的期盼了。刚去坟地打猪草的时候,凤丫很害怕,心里嘣嘣乱跳,因为听老人们说故事说坟地里有鬼魂出没。但那里猪草多,能保证她每次打足一大篮。慢慢去久了,凤丫也不觉得有什么可怕。反正从来也没遇见过鬼,大约鬼也嫌她丑吧。每次去带上那本大姐临走是送她的《安徒生童话》,她最喜欢《丑小鸭变白天鹅》的故事。大姐说过,她将来一定会变成白天鹅的。打一会猪草,看一小会书,没人来骂她和嘲笑她,她觉得在这里她倒有了点自由。天黑了没回家没人再到处找她回来,她也不着急,象个小孤魂,踩着黑夜扛上一大篮子的猪草回来。


    
不过,这些不是凤丫觉得苦的真正原因,真正觉得苦的,是从此再没有人走近她,更不用说有人来疼爱她在晚上睡觉的时候将她当宝贝楼在怀里睡觉了。离了大姐,凤丫的世界成了一叶泛在夜海里的孤舟,没有人管她什么时候起航什么时候靠岸,也没有人管她是顺行还是沉船,她小小的世界一片清冷孤寂,真的如同一棵草。


    
但是,现在要带她去海城,去大姐那里,是真的吗?


    
凤丫既不敢相信,又不想不信,心思忡忡的拎着空桶往屋前走去。


    ……

    
吃过午饭,妈从昨天杀的猪肉桶里割了一大块瘦肉,切成小块,加了雪里蕻咸菜烧了满满一罐头瓶。又割了一块五花肉,和了青菜梆子剁成馅,包了好多饺子。然后叫凤丫烧火,用菜油把饺子一个一个煎熟,盛在一个铝饭盒里。那香味直刺到凤丫的胃里去。平常里妈是绝对舍不得一下烧这样多的肉的,更不用说包饺子了,她们家包饺子从来没加过肉。家里人口本来就多,杀头猪还要给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他们派份,能吃到自己嘴里的肉就少之又少了。今年杀了猪,一家子只尝了一顿猪杂碎,正而八经的肉块还没捞到下肚呢。


    
凤丫安静的坐在灶堂烧火,看穿得象个陀螺似的妈在灶上忙活。妈这是给谁做的呢?


    
妈做完这一切,就到隔壁三叔家去了,什么也没说。


    
凤丫失望了:死丫头到底骗了她,去海城,怎么可能的事!


    
凤丫回到她们姐妹的房间里,从黄书包的里掏出了个纸包。包东西的纸已经揉皱了。她打开纸包,里面露出一双崭新的粉蓝色的手套,五个指头的那种,每只手套的手背上还绣着两三朵粉色的四瓣花。这是现时流行的手套,很贵,一副一元五角呢!前几年队里没分产到户的时候,爸和妈每天挣两个工才四角钱。凤丫小心的摩挲着手套,这是她买的,是送给大姐的。为了这手套,她两年没有用一分压岁钱。今年暑假里,她每天中午得空,就去四叔家的三子姐的茶摊上帮三子姐送水。一个暑假,三子姐分给她三角钱,加上她这两年的压岁钱,已经一元三角。还差两毛钱,她想了很多办法都没用,只有去跟三子借,说好了,明年夏天帮她送茶水还上。凤丫忘不了两年前,大姐曾经为了这样一副手套哭了好几个小时。


    
大姐的手一到冬天就会害冻疮,烂得不成样子。那年冬天,大姐用自己多年积攒的压岁钱买了一副手套。一天大姐带凤丫一起上街买酱油,买完酱油,将手套也忘记了,丢在了柜台上,姐俩嘻嘻哈哈一起回家了。走到村子旁边,想起手套忘记了,疯了似的回去找。可是柜台里的哪个女售货员冷冷的对她们,不管大姐和凤丫怎样哀求,她都说不知道、没看见。大姐就在村子南边的小路上不肯回家,就坐那里哭,哭得太阳下了山,哭黑了天,直到看凤丫冷得打抖,才拉着凤丫回家。因为回家晚了,又丢了手套,她和大姐又捱了一顿打。从那天开始,凤丫就在暗暗准备,一定给大姐买回一副一模一样的手套。


    
太阳快落山的时候,小婶拉着他们的独生女菲子来,问爸爸有没准备好,说车子到了。小婶也穿着流行的滑雪衫,红色的,又挎了只红色的皮包。小婶和小叔都是北乡丝绸厂的采购员,专门负责丝绸厂的采购任务。他们家在庄上是最有钱的。滑雪衫是刚刚才新的东西,他们家就每人都有一件。


    
爸爸朝凤丫一挪嘴,说去收拾收拾跟小婶去你姐姐那。


    
凤丫呆住了,她立在那里,看着爸。


    “
发什么愣?爸爸说,


    “
你姐姐被学校舞蹈队选上了,要排练,二十八才回来。她说想你,你去陪陪她,二十八跟她一道回来,省得她想家。


    
凤丫转头看妈。妈也点点头。


    “
哎!凤丫跳起来朝房间奔过去:真的真的!真要让她去大姐那啊!菲子说的是真的!


    
凤丫挎着黄书包走出来,妈妈朝凤丫看看,说穿这破衣烂裳去不把梅花的脸丢完才怪。去房里将压在箱底只有过年才让她穿的红纤维褂子和绿色涤纶裤子加在了凤丫的破棉袄棉裤上。褂子已经有点嫌小,感觉紧巴巴的。妈又看看风雅的脚,脚上的棉鞋破旧肮脏,大脚趾都露出来了。便又到床底翻到双旧棉鞋给凤丫换上。有点嫌大了,不过比她自己那双好看多了。妈仔细的打量了凤丫一下,去厨房将下午做的菜和饺子一个装进帆布包,交给凤丫带给姐姐。凤丫心里喜得象偷偷炸开了一只小喜炮,激动的小脸儿愈加的黑,兔唇后面的门牙藏不住的全都露了出来。妈对小婶说豁丫还没吃晚饭。凤丫赶忙冲妈道:

“我不饿!”

妈瞪了凤丫一眼,进厨房拿了块锅巴塞给凤丫。
又去大姐那又穿新衣服新鞋子,那份甜劲已将凤丫的小胸脯溢得满满的,爸和妈多么好!


  
她不声不响,小大人似的一声不吭稳稳重重跟在小婶后面走进了暮色里。


   
车停在村边的大公路上。司机是个中年男子,说话的声音和蔼可亲。他穿一件海军蓝毛领大衣正坐在车座上等她们。车上很宽余,车厢下面垫了许多稻草,上面有两床被子一铺一盖。凤丫爬上车,在最左边坐下了。菲子坐中间,小婶坐右边,用左手圈住菲子。司机人蛮好,将他屁股底下的垫子抽出来一层递给她们做靠背。等她们一坐好,司机便摇响了拖拉机起程了。


    
凤丫没坐几回拖拉机,拖拉机即使在大马路上行驶,也一样颠簸得能摇散人的骨头架。但凤丫一点也不觉得难受。正相反,轰鸣的突突声在凤丫耳朵里象一支动听的歌谣,象小时候睡在大姐身边时大姐常唱的那首《让我们荡起双浆》那样好听。凤丫的手摸到书包里的纸包,大姐看见手套会怎样的高兴啊!戴上这手套,冬天手就一定不再烂了。凤丫把装香香喷喷的饺子和雪里蕻烧肉的帆布包贴在胸口:姐怕是根本没想没想到凤丫会来,没想到妈给她做了这样多的好吃。到时候,忽然跑过去抱着她,吓她一跳。呵呵!凤丫美孜孜的想得笑出声来,拖拉机震动的巨响淹没了她的笑声。她听着她觉得酷似歌谣的突突声不知觉的睡去了。


    
凤丫睁开眼睛的时候,是一天的星空,四周寂静的仿佛整个世界都冬眠了。她没有动,忽然想起来海城、大姐。对呀,她不是和小婶一起去海城到大姐那的吗?小婶呢?


    
凤丫坐了起来。碰着了身边的一个人。是菲子。菲子经凤丫这样一动,也醒了,翘起她的黑乎乎的小脑袋,左右转几下看了一会,的哭开了。


    “
别哭别哭!


    
凤丫愣了愣,将菲子拉到自己怀里,套着菲儿的耳朵轻轻的说:


    “
菲子不要哭呵,姐在这呢!


    “
……黑呢,妈------我要妈!

“菲子,姐这有锅巴,给你吃,你不哭!”

凤丫从包里套出妈给的锅巴。

“呜------不要不要呜------!”菲子使劲哭,一挥手,将凤丫的锅巴摔到了车外。

    
菲子越哭越凶,凤丫不禁也被引得心惊肉跳。她一边哄菲子,一边拿眼睛四处的溜,生怕忽然跳出个大鬼或者妖精来。在家打猪草的时候,她时常天黑了还在坟地,但那里毕竟她常去。这里是哪里呢?她稀里糊涂,不知道小婶和司机怎么不见了。

    “
菲子菲子,”

凤丫摇摇菲子,低声在菲子耳边说道,

“不能哭,会招来大鬼的呀!”

    “
呜哇-------

    
菲子这一听哭得更厉害,把凤丫吓得一把捋起被子捂在两个人的头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凤丫被小婶摇醒,菲子一骨碌爬出被子扑到小婶怀里:


    “
-------妈你上哪去了呜哇---


    “
不哭不哭呵!菲子才乖!


    
小婶上了车,抱起她宝贝女儿。


    “
--------

    
小豁姐说有大鬼呢呜-----


    “
瞎说呢,叫爸爸打她呵!


    
司机又把车开起来,很慢,老牛车似的。一会儿,车又停下了。小婶下了车,将被子一角拉起来裹住菲子,又叫凤丫下车,说要装东西。凤丫看见车前面很远的地方有一处闪着亮亮的电灯,好象有人影在晃。又有人抬了一篓一篓的东西来,嘿哟嘿哟地往这边走过来。


    
凤丫赶紧爬起来将书包整整好,又摸到妈给的那个布包。


    “
磨蹭什么呢?


    
小婶说。


    “
……”

    “
什么包不包的,跑了么?


    
凤丫赶紧象只蛤蟆似的摸下车。腊月寒东的深夜好冷,牙齿咯咯个不停,腿也簌簌的抖起来。一个人拎盏马灯往这走过来,是小叔。他翻出车厢里稻草底下的一大块塑料布在车尾铺好,抬东西的人把篓子里的东西哗啦到进塑料布。浓浓的鱼腥气朝凤丫的面扑来。是鱼。小婶指挥抬篓的人倒,小叔一手拎一盏马灯,一手从车厢里拨拉了鱼往篓里扔:


    “
糊弄谁?


    
这可是送市长的,大小给我码着点!


    
大家都是混饭的,我照顾你们,你们可别给我打马虎眼!
……”

    
马灯昏黄的光泼在小叔沉沉的脸上,冷白冷白的。


    
凤丫转头想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四处黑深深的,什么也看不见,如同打翻了一只墨水瓶。她紧紧抱着黄书包,唤着小婶,顺着车边摸到小婶的身边,靠紧小婶的腿慢慢蹲下来。


    
好久,小婶拉了拉她说上车走了。凤丫正打盹,听见说走了,慌慌张张就往车上爬。车帮上好象有冻硬的冰,滑溜溜的。手脚又冻僵得不听使唤,刚爬一半就掉下去,一声下巴撞在车帮上,胳膊撞到了菲子,菲子呜哇又哭了。


    “
慌什么慌,怕把你扔下似的!小叔低吼了一声。


    “
大伯抱你上,小家伙不轻啊,呵呵!


    
是那个慈祥的司机的声音。


    
一道明媚的太阳光照到凤丫脸上,她醒了。揉揉眼睛,感觉头疼得要命,鼻子出热气,身体却冷得发抖。她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这是间四壁雪白的房子,菲子坐在窗口的小板凳上,手里拿着不知那里来的个大鸭梨咿呀的哼歌。


    “
菲子,你爸爸妈妈呢?


    “
哼呀呀------出去了。


    “
他们什么时候来呀?


    “
哼呀呀-----不知道。


    
凤丫忍着头疼坐起来,摸摸胀疼的下巴,想起是昨夜里撞车帮上的。黄书包也在床头,她赶紧伸手摸进包里,纸包好好的躺在书包里呢!


    
可是姐呢?她套上棉袄,恍恍悠悠走到窗口往外看。原来她们是在楼上。下面是个大的院子,中间一棵落尽叶子的大梧桐树,光秃的枝桠怪讶的四面张着;树边一口井,一个老奶奶正从井里汲水上来往大木桶里倒;井不远的地方蜷着只柳花色的大猫,懒懒的,在晒太阳。凤丫想起妈叫她带给大姐的帆布包,扭头见包好好的放在门边放热水瓶的小桌上。她又钻进被窝,无聊的看菲子将鸭梨皮渣子吐了一地。这到底是哪里呢?姐姐什么时候来接她呵!凤丫昏头昏脑的又躺下了。


    
太阳近中的时候,凤丫再一次醒了,觉得浑身湿唧唧的。她爬下床,头倒不象先前那样疼,但人感觉轻飘飘的。一会儿,嘀嘀咕咕的说话声飘进了房间,小婶喜滋滋的拉着小叔的膀子回来了,小叔的脸也难得的云开雾散。


    
凤丫想问大姐什么时候来,看看小叔的脸,又不敢了。她多想姐姐啊!可小叔即使高兴的时候,凤丫也还是害怕他。凤丫一年到头也见不到小叔的笑。凤丫听爸爸说过,似乎凤丫家砌房子的时候,小叔曾借给他们家一笔钱,到现在还没还完。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钱的事情,反正小叔总不给他们家人笑脸。她从不敢和小叔说话,小叔和妈说话的时候也这样板着脸,半天答一句,闷闷的,怪吓人。


    
吃了午饭,小叔又出去了。小婶说要带菲子去商场买东西,买完东西就送她去大姐那里。


    
凤丫高兴极了,终于要见到大姐了。


    
海城的大马路多么的宽,全是柏油大马路。两边立着整齐的梧桐,掉光了叶子,枝桠也很气派。快要过年了,街上人多车多,急急忙忙来来往往,许多车凤丫还是头一回见,乡下除了拖拉机就是卡车了。


    
小婶搀着菲子在前面走,凤丫跟在小婶后面,进了一家商场。


    
商场里的人好多,凤丫眼花缭乱,咧着她的兔唇到处张望。漂亮的东西多得不得了,鞋子、衣服、锅、剪子、饼干、各式的糖块……,眼睛都快放不下了。四面的人不时回头看凤丫,凤丫把头低下。一个老奶奶抱着小孩子,小孩在呜啦呜啦的哭,老太婆指着凤丫对小孩子说:


    “
要是再哭,就把你送给她!


    
小孩子挂着鼻涕眼泪盯着凤丫,果然不哭了。


    “
豁丫,菲子要撒尿,你在这等着不要跑开,我们一会来。小婶说。


    “
恩。凤丫不再看,抱着布包走到商场一边的客椅上坐下,等小婶买完东西带她去大姐那里。


    ……

    “
这个,这个好看!


    “
,那条粉红的才配呢!


    “
哎呀,什么眼光!吴老师最不喜欢粉红色了,俗!


    ……

    
一群穿着校服的漂亮的大姐姐们正在围巾柜台前面挑选围巾,唧唧喳喳的象一群小雀。


    “
还是梅花看,吴老师最喜欢的舞蹈仙子,眼光一定不错。


    
凤丫心里一惊,她盯着那群女学生。


    
等她们嘻嘻哈哈的转过身子,凤丫看见,手里拿着粉蓝围巾的女孩子正是她的大姐梅花。大姐穿着雪白的校服,扎着马尾辨,漂亮得真如一个仙子。


    
凤丫激动得眼几乎都花了,她大喊:


    “
姐啊!


    
那群女学生一齐站住,朝凤丫看来。梅花的脸的变了,粉蓝围巾掉在地上。


    “
她说什么?有人问。


    “
……不知道!梅花失神的回答。


    “
她好象叫姐。有人回答。


    
一个女学生将围巾拾起来:


    “
梅花你怎么了!


    “
……没,咱们快点吧,吴老师还等咱们排练呢!


    
梅花扭过头,快步的向门口走去。


    
一个女学生走过去,拍拍凤丫的头:


    “
小朋友,你认错人了吧!说完跟着大家一起,很快消失在商场门口的拐弯处。


    
凤丫愣愣的站着。那一群雪白象一天云彩,飘出了她的眼帘,飘离了她的世界。她木然的迈着脚步走,,头撞到一根方柱子上。柱子的四面都是镜子。凤丫立在柱子前面,一个头发凌乱黑不溜秋的丑八怪傻傻的盯着她。丑八怪跨个破旧的黄书包,拎个帆布包,穿着红色纤维褂子绿色涤纶裤子,领口露出一小块棉袄的棉絮,脚上一双大棉鞋象《卓别林漫画》上的卓别林的大脚。她的人中从鼻翼下一直裂下来,把上唇分成两瓣,露出两颗黄色的间隔一条大缝隙的门牙。凤丫往另一面走,另一面也一样,再往另一面走,也一样,每一面都是一个裂开上唇的丑八怪,都一样丑得让人恶心。


    
她转过身体,向那片云彩飘去的地方走过去。云彩又回来了。凤丫看见大姐一个人且走且回头的朝她这边走来。她一转身,藏到商场门口的石狮子后面。


    
梅花走到商场里刚才凤丫站的地方,焦急的四处张望,又到门口张望,急得哭了。


    
凤丫紧紧贴在石狮子的前爪子上,泪水一滴一滴将狮子的爪子打湿了。她想跑过去,抱着姐姐,把脸象从前一样贴在大姐的脸上。可是脚儿动不了。她摸到书包里的那个纸包,纸包还如从前一样柔软,安静的躺着。她贴着石狮子,看大姐不停的擦眼睛,焦急的往另一个地方跑去了。


    
人群很快淹没了梅花焦急无望的身影。凤丫忽然冲梅花去的方向奔过去:


    “
大姐!姐啊我在这……


    
不见梅花,人太多,凤丫看不见大姐。她擦着泪花,一边跑一边叫。


    “
快、快让开啊….


    
大路上的人群忽然有人尖叫起来。


    
凤丫站住望过去。天那!她的魂都快飞了,大姐正象个傻子一样失魂落魄的往马路对面走。一辆车正呼啸而来,她一点也没觉察。


    “
啊!


    
凤丫狂叫着奔过去,可是那双棉鞋太大,跑不动。


    
来不及了!这个小人儿,她象个跳水健将,一下子扑到梅花的背后使劲一推,然后的掼在地下,比那年在小板凳上掼下来还要响。


    
那辆车刚好从她的胸口开了过去,一地的饺子和雪里蕻烧肉,香得直钻进人的胃。


    
凤丫觉得自己在慢慢飘来飘去,是自己变成白天鹅了么?


    
谁在叫喊?还大声的哭?多吵啊!别吵了吧!我想睡真困啊!


    “
凤,凤啊你醒醒吧你醒过来吧凤啊我是大姐啊……


    
大姐!是大姐
!

    
凤丫努力的睁开眼睛。


    
全是脸,她眼前全是一张张的脸,都用她从来没见过的关切的神情怜惜的看着她。他们对她多友好!他们不嫌弃她丑的。


    “
凤,凤,你怎么了,你看看大姐啊我是大姐……


    
凤丫终于看见大姐了,大姐满脸的泪,抱着她亲她的脸蛋。


    
凤丫笑了:


    “
…………喜欢我……?…..好想……想你!她的嘴角不断的淌出鲜红的血来。


    “
喜欢啊!凤凤啊你不要死啊,姐害了你呀姐不是人……车啊,救护车呢……?!梅花疯了似的对人群大叫。

    “
……凤丫抓住大姐的衣服,


    “
不要吵………..我好困,你听我听我说….….. 书包…..
…..!”

    
梅花将染得通红的黄书包拿起,打开,是一个纸包和几个本子。凤丫慢慢抬起胳膊,打开纸包:


    “
看!呵呵,我给………………买的,以后…...手就……就不……不烂了!


    
梅花恸哭得浑身剧烈抖动起来。


    ……

    
救护车终于来了。一个医生走过来,翻了翻凤丫的眼睛,摇摇头。梅花绝望的大叫,将凤丫搂在怀里。


    
凤丫觉得自己真捱不住了,太困了,她的嘴巴不停的动着。


    “
凤凤啊,你要说什么啊
……!”

    
梅花将耳朵贴在凤丫的嘴上,听见凤丫说:


    “
………………手手套.....我还欠……欠三……三子姐……二角……角钱
  

欢迎 点击☆ 《无语阁文集》

 相关评论:    

发表人:有心为乐
发表人邮件:jdyjr@123.com 发表时间:2007-1-21 14:17:00
一言一语一行都描述的好细腻,够水平的哦!
发表人:无语阁
发表人邮件:yyf007189@eyou.com 发表时间:2007-1-15 20:34:00
谢谢大家! 希望我的秃笔,能尽力的摹拟一些人间的我所见到的苦难,期望大家不要怪我的笔太拙嘴太笨!
发表人:馨怡轩
发表人邮件:xsh0826@126.com 发表时间:2007-1-15 10:29:00
一则生活在社会底层的的故事,一口气读完,催人泪下,敲击人心扉!
发表人:荒漠愚人
发表人邮件:hmyr@163.com 发表时间:2007-1-14 22:52:00
如果我们还是不能善待那些苦难的灵魂,那么我们这个民族也还在苦难中.
发表人:羽婵
发表人邮件:xueq99wf@126.com 发表时间:2007-1-13 20:51:00
读完,让我泪流不止,心痛不已、、、凤丫啊,你就是一只白天鹅,一只不用蜕变的美丽无暇的白天鹅!是世间蒙尘的眼睛没有看到你洁白的羽翼,纯真的心灵! 这些生来外形就不够完美的小天使,也有一颗时时想要飞翔的心啊。就让我们多一点爱的关注和温柔的呵护吧,给他们一双也可以高飞的翅膀!!!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心怡
(2008/2/25 18:51:00)

我好喜欢你的<白天鹅>呀!我读过多次,常被你那细腻的文笔和真实的情感所震撼,谢谢你的美文!希望你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来.让读者大饱眼福.

 发表评论:共有 1 条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兰幽空间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 联系人:心梦、劳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