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本站! 体育 I 论坛 I 交友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诗韵音画>>>情感随想>>>永远的林妹妹
永远的林妹妹
发表日期:2007-6-11 12:03:00 出处:原创 作者:羽婵 发布人:羽婵 已被访问 3954

永远的林妹妹

 

文/编辑:羽婵

                                           

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

闺中女儿惜春暮,愁绪满怀无释处,手把花锄出绣闺,忍踏落花来复去。

柳丝榆荚自芳菲,哪管桃飘与李飞?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年闺中知有谁?

三月香巢初垒成,梁间燕子太无情,明年花发虽可啄,却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倾。

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漂泊难寻觅。

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愁煞葬花人,独倚花锄泪暗洒,洒上空枝见血痕。

杜鹃无语正黄昏,荷锄归去掩重门。青灯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温。

怪奴底事倍伤神?半为怜春半恼春,怜春忽至恼忽去,至又无言去不闻。

昨宵亭外悲歌发,知是花魂与鸟魂?花魂鸟魂总难留,鸟自无言花自羞。

愿奴胁下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掊净土掩风流,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

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一歌唱尽女儿心,一词写尽生平意。旧曲重听,不尽低婉。千古绝唱,无人能同。今何觅?

 

    窗外风软,满世界的花开叶绿着。如今花颜又开,花魂又落满地。谁,来轻怜低吟,细细净掩?林妹妹,你去了哪里?一句问出,已是泪沾襟,情难禁。风轻咽,花低颜。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天上一个黛玉,人间一个晓旭。你是黛玉,还是黛玉本就是晓旭?是否只隔了一个生世的轮回?一个前尘,一个今世的双生花,双生玉。

 

回眸,都是你似蹙非蹙的笼烟眉;细看,都是你似喜非喜的含情目。何忍?何忍让你就此缥缈远逝。一魂离尘,万心同悲。

 

那么喜欢《红楼梦》。大概只有十一、二岁的年纪,就开始了红楼情结。一脚踏尽,再难出来。记得上小学时,最喜欢描画的仕女就是《红楼梦》小画书里的女子,一笔一笔细细画来,仿佛自己也踏进那个梦样美丽的大观园,仿佛自己也是那群莺歌燕舞金陵女子中的一个。直到红剧开播,那些人物神形的想象就此定格。尤其陈晓旭饰演的黛玉,每次出场,都让我移不开眼光。这般的神肖共似,宛如就是真正的黛玉娉娉娜娜。真个是娴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如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若西子胜三分。让我为之倾心,为黛玉,更为晓旭。

 

《红楼梦》一遍遍读来。而深深迷恋,欢喜的仍是你我心中的林妹妹。每每于清灵的诗词间仿若移步你的潇湘馆。又听见竹叶细碎交首低语,说着你的风骨,清绝遗世;绿纱窗下分明看到你手捧锦书,低声吟哦,又起身案前挥墨淡写,游走素帛的是一行行澄明易感的旷世句章,暗拨心弦。时日长长,依稀听得到琴音幽越,却见你渐紧的眉头紧蹙,纤指疾走的心中愁苦,铮然弦断泪垂。那个笑也含忧;泪亦含情的你;那个至真至情、透明水样的女儿,仿若心底眼前。

 

再读,那些书中写就的清丽诗词,恒在的闪烁凉润着玉的质地,碧透灵性,洇染着灵魂的高洁。那一句“冷月葬花魂”,就挂在你的细细眉梢,挑不动的心底凄清。“质本洁来还洁去”还印在你的清澈眸底,生生读出一份入世出世的淡泊苍凉。是晓旭入红楼梦深,还是伊本就是黛玉?记得去年看艺术人生,晓旭黑衣长发出场。任岁月流逝,于她,却依然是说不出的优雅恬淡。看她轻言慢语道出:生活中依然喜欢人唤黛玉。始知晓旭就是黛玉了。

 

红楼一梦;红尘可也是一梦?终了。忽闻,晓旭洗尽铅华,缁衣布屣,青丝剪断尘缘,空门之内是妙真。见一报道:见证晓旭剃度的人说,那时的“林黛玉”面容平静,略带欢喜。读完,心底掠过一阵细碎悸动,随之安宁。再一遍照片上细看,平静的眉眼里,是你如昔的颜。而,世间风起千千遍,如花的绚丽轻轻掩尽,回归了本初的平淡无华。一个人的心念满足应该就是欢喜了,他人怎可及?念念红楼内外已是:荷锄归去掩重门,不复忧喜倍伤神。

 

总觉得,书中的林妹妹是为情生;尘世里的晓旭是为心活。都是一个“真我”的求证存在。不苟同流俗;不献媚世虞。林黛玉所谓的小性刻薄,流泪善感,也是那个社会里,一个小女子的一种微弱的反抗方式吧?她世稀的才貌让我深爱;晓旭的淡然善为,几经波折而上的命运,更让我生敬。她们在我心中,都如一枝出水芙蓉,纤逸傲拔,迎风香远。如花开过,其华灼灼生彩,质洁魂高。

 

伊人已逝,虽然短暂,却已是永恒。相信,有多少人读过《红楼梦》,就有多少人记住了林黛玉;有多少人看过红剧,就有多少人记住了陈晓旭。都是无暇美玉,都是阆苑奇葩!

 

晓旭走了,一个林黛玉的清纯年代恒驻心底。此后,万千黛玉当无颜色。

  

http://nnwkl.16789.net/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紫衣坊
(2007-8-5 13:42:00)

喜欢《红楼梦》也不记得什么时候了!我喜欢她的灵气,才情,喜欢她的真,她不及薛的圆滑,探春的世故.湘云的豁达,
花柳温柔乡,富贵繁华地,在她的眼里却是风刀霜剑严相逼.
林香消,陈也跟着魂飞,她的出家为她的红楼缘画了上一个句号!


梅宇萧歌
(2007-6-11 20:00:00)

陈晓旭走了,她给我们塑造林妹妹,人们是永远不会忘记的,祝陈晓旭在天堂里也永远快乐!


心梦
(2007-6-11 18:40:00)

无尽的哀思  依依的眷恋  当今的陈晓旭  永远的林妹妹



荒漠愚人
(2007-6-11 17:49:00)

我辈浅读葬花词,亦叹天妒红颜谶.


兰心
(2007-6-11 16:17:00)

听这葬花吟,心里挺难过的,林妹妹和陈晓旭一生都如此悲伤的结局……永远的林妹妹,愿你在天国依然美丽快乐……

 发表评论:共有 8 条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兰幽空间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 联系人:心梦、劳拉